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班超赋 孙顺通

班超赋 孙顺通

发布时间:2020-01-06 11:17:49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373
分享到:
班超赋
孙顺通

    班超者,东汉秦地扶风平陵人也。彪之子,固之弟,昭之兄。兄妹“三班”,文攻武略,旷世之才。超乃蜚声四海之军事家、外交家。文可治帮,武能敌国,经天纬地,纵横捭阖,有得人知人爱人制人之才,为国为民兴邦治国之德。面生燕颔虎颈,乃飞而食肉万里侯之相。口有效张骞立功异域之意,心存鸿鹄飞天之志,难掩食牛之气,四海之心。人有大志者不修细节,则内心孝敬而恭谨。因不甘家贫而为官佣书,以供养其母之业,尝叹曰:“大丈夫安能久事笔砚间乎?”辍业投笔而从戎。汉永平十六年,随窦固出击北匈奴,虽任假司马之微职,然脱俗之才锋芒毕露。后奉命使于西域,宛若戏焉耳。 省天时之机,察地理之要,顺人和之情,就安危之势,率三十六人,横行诸国,万里之外,危亡之秋,激众举火,夜烧急攻,轻取其君,鄯善碎胆,纳子拜求。三十六人,斩巫若沤。擒纵自如,杀赦有度,威震西域,不许妄求。逆则诛斩,降则准收。五十余国,贡属不休。古今未有奇智神勇而能此者矣。玉关生入,壮志大酬。断匈奴之臂,张中国之掖,一箭双雕也哉。凡古今之得失治乱,阵法之变化周密,兵家之虚实奇正,器械之精粗巧拙,无不洞识。班超之定西域,功可比陈汤之斩单于,傅介子之刺楼兰,冯奉世之平莎车。如春秋之孙武、李牧,似汉之韩信、诸葛。可谓智之奇勇之神也。
    班超于西域三十一年,镇抚西域各国,安定西域形势,固我西部疆域,恢复汉室统治,力推民族融合之举,实施屯垦安边之策,巩固丝绸之路。业绩煌煌,彰显史章,贡献之巨大,罕有可比者。官至西域都护,封定远侯。
    永元十二年,超年迈回归都城洛阳,拜官射声校尉。不久病逝,年七十又一,葬洛阳北邙,东望常念汉室之宫阙,西瞻不忘丝路之故道,北依龙脉苍翠之崇邙,南临流湍不息之洛水。今河海宴清,盛世太平,孟津县委、县政府投资四千万,划地百余亩,修建班超纪念馆,整饬绿化陵苑,以纪念功名卓著之定远侯,颂其大漠书忠义、丝路扬英名者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