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老去的织布机 张献芳

老去的织布机 张献芳

发布时间:2019-12-18 14:27:28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490
分享到:
 老去的织布机 
                                                                  张献芳  
       母亲双脚轮换踩下踏板,双手娴熟地投送着梭子,昏暗的煤油灯光把母亲辛勤织布的形象投影在老屋粗糙的墙壁上,铭刻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时常咿咿呀呀地进入我的梦香。
       上世纪80年代以前,我们姐弟五人身上的衣服大都是母亲利用家里那架老式织布机织出来的“粗棉布”。
       我家的织布机是一种木制的机械,结构复杂。它有一个类似木床的框座,有卷线轴、机头、踏板、机杼、卷布轴、坐板、梭子等构成。机头也叫机综,是织布机最高的部分,用绳子吊着机杼和缯。缯使经线上下分开以便梭子可以顺利通过。机杼,一般有120根小竹条均匀排列,根与根之间仅可容一根经线通过,竹条的两端用薄竹板或木板固定。它不但可以固定每根经线位置,还有压紧经纬线的作用。
      母亲坐在坐板上,双脚轮流踩下踏板,缯(高约20厘米的方形线刷)便分出高下,均匀穿过细细缯眼的经线便被分为两层,母亲顺手投出梭子,梭子牵引纬线从两层经线中间穿过,与经线垂直交错,母亲拉动机杼,经线与纬线被紧紧挤压在一起。
       母亲在织布机上,不停地踩着踏板,双手翻舞,机梭往复,时光在飞梭上日复一日的流逝,卷布轴上的布匹便慢慢加长。母亲织出的粗棉布有白、青、蓝三种纯色的,适合弟弟们做衣裤。母亲还把各色的经线和纬线合理搭配,织成方格布或条纹布。方格布适合姐姐做衣服,条纹布是给全家人做床单和被里的。
      母亲的粗棉布整个流程全是手工,可分为轧花、弹花、搓花卷、纺棉线、缠拐子、经线子、引线子、穿线子、上布机、织布等20个环节。
      记得小时候,在家里可以经常看到母亲除了一日三餐,大多数时间总在一丝不苟地纺线、染线、织布。那时,经济落后,“穿衣靠粗布,充饥靠红薯”多数家庭都为吃穿发愁。为了全家温饱,母亲白天参加生产队的劳动挣工分,晚饭后,总是在煤油灯下家纺线织布。印象中,我家的织机一年四季都没有闲着的时候,总是有经纬线张在上面。农忙时,它被一条旧床单覆盖起来,安静了几天。一到农闲,它就会在母亲的操纵下咿咿呀呀地唱起歌来。 
       每当织好的布匹从织布机上卸下来,母亲的脸上就会露出会心的微笑。那时我尚年幼,还没有读懂母亲的笑容。现在想来,母亲的笑意里包含着多少对子女生活安稳的期盼呀!   
      机杼声里,一匹匹白布、条纹布、方格布走下织机。不久它就会在母亲的手上翻飞成我们姐妹身上合体的衣服,床铺上舒适的被褥。织布机,留存着母亲的体温,寄托着母亲的情感。凝视着它,我仿佛看到了母亲温馨的笑容。抚摸着它,我仿佛触摸到母亲跳动的脉博。如今,织布机静静地躺在老家荒凉的院落中,灰尘覆盖了它的光泽,蜘丝爬满它的额头,这使我仿佛看到了母亲脸上的皱纹,满头的白发……
      日月如梭,光阴荏苒。织布机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母亲也已老去。然而,母亲辛勤劳作的形象却定格在我的记忆中,成为我永生难忘的一段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