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荧火飞舞 谢玉民

荧火飞舞 谢玉民

发布时间:2019-12-02 17:36:18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73
分享到:
荧火飞舞
谢玉民

   过往,我仅认为世间残疾人是值得同情和需要帮助的,自那天偶遇小高后,有了新的认知。
   那天,我在花明柳媚中踏歌而行,蓦然督见不久前在医院认识的勤杂工小高。她正拈着一个装有空饮料瓶、废纸盒和纸屑等物品的塑料袋,一颠一颠地前行。我知道她男人身体不太好、女儿刚上大一,家庭经济比较拮据,走路时顺手捡拾废品卖俩现钱贴补生活是正常的事。尽管如此,我还是故意走在马路的另一面避免使她尴尬,且一边走一边乜眼注视她。谁料当她走近路边的一个垃圾桶时,全将捡拾的废品扔了进去。我疾步横过马路趋近她说:我顺手拾了几个饮料瓶,本想让你捎回去卖钱,谁知道你都扔掉了。她扭头笑道:谢叔你好!我看见路上有垃圾或废品就想拾,环境干净了,心里边才舒坦。小高说罢,冲我微笑点头而去。望着小高一颠一颠地远离,我很想对着她的背影敬礼。伴着心底升腾的敬意,又有两个残疾人在我脑海浮出。
   李师傅是左眼失明的修鞋匠。
   闲暇之时,我常走到小区门前台阶下李师傅的修鞋摊点聊一阵儿话。李师傅每天天很早就蹬一辆旧三轮车来摆摊,三轮车除带修理工具外还带有一个燃着的蜂窝炉。李师傅每天手不识闲儿地做活,中午就用蜂窝炉煮一撮挂面充饥。他生活虽很将就,但收取修补费很低,且经常为过路小学生和路人免费修补鞋子、雨伞和书包之类物品。有天,我找到几双旧鞋送去修补,待李师傅修好鞋子我付给修补费时,他却满脸诚恳地说:我从来不收残疾人的钱,你要尊重我的心念。看李师傅态度坚决,我紧紧握住他粗裂的手说:那我就代所有残疾人谢谢您,谢谢!谢谢!
   还有一个人是在公交车上遇见的。
   我有事外出常坐公交车,而且总不忘带残疾证,因我的残疾证是民政部门发给的“伤残国家工作人员证”,有褒奖的意思。有次外出上到公交车上后,发现车上没有空座位,我便从口袋里掏出残疾证走近一个年轻人座位前,将残疾证在他眼前一晃说:先生,能让个座吗?年轻人眼扫一下证件,立即站起身用手抓住吊环说:请坐请坐!我心安理得坐下,一边欣赏窗外风景、一边享受争来的“尊荣”。不料,随着一个急刹车,让座的年轻人猛然跌爬在我身上,同时,他的一条腿高高跷起。陡然,一个明晃晃的金属棒从他的裤腿露出,啊?假肢!当我确认明晃晃的金属棒真是假肢时,假肢猛烈搅动平静的心湖,我羞愧难当、无地自容,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你这个年轻人呀,该叫我咋说呢?!
   历经劫难的我,曾经吞噬生命的坚韧,而对残疾人朋友却有了更深的理解。是的,他们曾经被同情和议论包围,也常遭遇厌恶和白眼,虽无能逆袭人生,但却没有在痛苦中挣扎、没有逆来顺受。在我们这块文明的土地上,善行如织、善举如林,他们就象荧火飞舞,辛勤飞播、展现高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