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党给乡亲幸福井 谢文川

党给乡亲幸福井 谢文川

发布时间:2019-10-23 14:22:35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171
分享到:
党给乡亲幸福井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谢文川
   
   “井是取水之道,水是生命之源,也是幸福之源”,这是家乡父老感悟最深的肺腑之言。之所以如此感悟,是因为这里的居民祖祖辈辈饱受缺水之苦,常做盼水之梦,历经无数次探索、拼搏、奋斗,仍无有效之井解其水困,消除水愁。承蒙党赐福祉,政府扶持,新世纪初成功开凿深井一眼,乡亲水梦终圆,尽享甘泉之福。
   故事发生在孟津西南边陲一个偏远山村——红光八组。这里是远近闻名的缺水村,也是屡次找水均遭失败的无井村,曾被人们讽之为“干八队”。“水”是这里的奇缺之物,“干”是这里的基本风貌,“水贵如油”是这里的真实写照。记得老家村西一里外的沟里有一孔老井,供谢沟村百余户600多人吃水,井深约五丈,午时借太阳光可窥井底泉水流淌,泛出清水供人饮用。上世纪文革前这里没有工业,井水勉强维持够吃,干旱年份出现水荒,常常饮用浑浊之水。六十年代末,大队在这里建了工厂,用水量猛增,这孔井扛不住了,供需矛盾日益突出,用水危机爆发,起早贪黑排队等水、抢水成为常态。七十年代初,井所在地生产组请来打井队,拦截泉源贴着老井钻下百米深井,安装井壁管时坍塌报废,不但欲取好水未成,反倒把老井搞糟了,致使水量锐减八成之多,成为雪上加霜的劫难,乡亲们被逼上了无水可取的艰难岁月。
   然而水是生存命脉,它像空气一样一刻也离不了,乡邻们千方百计求水度日。年轻人到几里外深沟里去挑,年迈人几十下一担在老井里刮,有条件的买个旧油桶用架子车跑到铁楼、姚凹等邻村里去拉,老弱病残者靠亲戚送和邻居们帮。人们在节水上还想了不少办法,如衣服集中起来到远处小河里洗、一家人合用一盆洗脸水、洗刷后的水让家畜喝等。“夏接雨水饮用,冬化雪水做饭”也成为习惯,各家还挖了地窖把雨水储起来使用等。谁家要是遇上娶妻、建房等重要事情,就请来亲朋帮助拉水储备。我家拉水的铁皮桶和储水的大缸至今还保留着,四十年前深夜到铁楼村拉水的情景依然记忆犹新,翻车创伤的疤痕还有隐隐作痛之感。水困、水荒曾使这里的文明受到挑战,为求水有的打架斗殴,有的乡里纠纷,有的家庭不和,还有的迁徙异土它乡谋生……
   为消除水困,多少年来乡亲们不懈地奋斗、拼搏着。解放前前辈们在附近的枣树园掘深十五丈滴水未见;文革初年轻人在自家院中犟着打井无果而终;一九七三年全队人横下心在东岭上开挖大口深井,奋战一个冬春,掘深四十余米未见泉源,每天渗出的水少得可怜,最多不过两三脸盆,后因井壁坍塌险象丛生,无法施工被迫狠心放弃;一九七四年乡亲们到东沟底儿挖井找水,中沟挖井不成又到下沟继续掘,挖至大约十米深处遇见一层砂岩,铁镐穿透后有幸清泉冒出,可谓井成。此井沟深途远用之甚难,垂直落差百米之多,羊肠小道千米有余,况且无能建站提水,远水不解近渴,令人望而叹之!这唯一丰水之井,仅能为救急所用,遇到节日或过事儿的时候,人们才会下决心十分艰辛地去挑些清水回家享用。
   近井干涸,远水难取,乡亲们年复一年地承受着水贵如油的煎熬。终在2001年盼到了希望,国务院安排抗旱应急资金解决群众吃水难,该组幸获扶持。县发改、财政、电力、水利、扶贫、卫生等部门共同发力,百姓们也踊跃集资参与,铸成强大合力打响了掘井攻坚战。“正月架通高压电,二月钻机隆隆转,日夜奋战五十天,岩石穿透现龙泉”。钻至220米时泉水喷涌,瞬间升至井口不足60米处,一孔六十六丈深井大功告成!专家说:这是孟津西部丘陵山区罕见的好井!根据建议很快安上了50吨/小时潜水泵,随即便开机试水浇地了,连续七天七夜,动水位稳定为140米。接着修建水塔自来水入户,农田里铺设了地埋管道,圆了几百年的吃水梦,“干八队”实现了水利化,300亩“望天田”变成了旱涝保收的高产田。
   水利兴带来百业兴。井打成投用结束了老家“吃水贵如油、种地望天收”的历史,古老的土地焕发出勃勃生机,呈现出“年轻人外出放心打工做生意,妇与佬在家轻松耕做种田地”的崭新局面。乡亲们不仅在外赚回丰厚收入,而且卖粮换回不少现钱。持续的双重回报使乡亲们的家底越来越殷实,生活越来越富裕,近年来不仅供养出一批批大学生,而且超八成的家庭在城里买了房,大部分年轻人还都开上私家车等,生活像芝麻开花一样,节节高、年年好,越来越红火,越来越美满!
   乡亲们把这眼井称为“幸福井”,在石碑上雕刻“饮水思源,共谋发展”八个大字,铭记党恩跟党走,用奋斗创造着明天更加美好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