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天翻地覆慨而慷 王守仁

天翻地覆慨而慷 王守仁

发布时间:2019-10-16 14:29:57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279
分享到:
天翻地覆慨而慷
王守仁

毛泽东主席在他的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一诗中,有一句是“天翻地覆慨而慷”,意思是:南京解放是一件翻天覆地的大事,诗人心中充满慷慨激昂的豪情。祖国解放七十年,更是一件翻天覆地的大事,每个人的心中,更是充满无比的喜悦和兴奋。因此,我把毛主席这句诗借过来作为本文的标题,恐怕是最恰当不过的了。谢谢毛主席给我这篇征文,创造了这么好的一个情的意境。

放牛娃成了大学生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一个湘音在天安门城楼上震响:“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已于本日成立了!”
从此,12岁的我,放下手中的牧牛鞭,背上一个小书包,蹦蹦跳跳上学校。“来来来,来上学,大家来上学”,背起语文书来,还真有些摇头晃脑。
光阴荏苒,哗啦一声,我就上完小学,并且顺利地考上了白鹤初中。然而,我还没有笑出声,父亲就得了瘫症,躺在床上不能动弹。我想,我家本来就困难,爹这一病,更是雪上加霜。于是,我“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我对爹说我不去上学了,就在家里侍候爹,省俩钱,还能给爹拾付药。爹见我这般孝顺,也哭得泣不成声。
眼看学校报名的时间就要过了,一天早晨,白鹤初中来了一位郭老师。他坐在俺爹的床边,掿住俺爹的手说:“老哥哥,让孩子去上学吧,你孩子考哩不赖,不上老可惜!你家的困难,学校知道了。校长说了,只要让去,每月发最高的助学金!”爹对“助学金”这个词听不明白,郭老师解释说:“听说这是毛主席拨出的一笔专款,专门帮助像你这样家庭的孩子上学。”爹高兴了,一骨碌想坐起来,大声对我说:“守仁,赶快给毛主席磕头,老人家发钱叫你上学哩!”
果然,学校每月发给我9元钱的助学金。那时,9元钱可是济大事了,加上从家里拿点红薯黑馍什么的,一个月对对乎乎就过去了。就这样,我一口气读完了初中三年。
初中毕业,我又被保送到高中。高中三年,我每月吃到助学金12元。
高中毕业时,父亲病情加重,家里连吃盐的钱都得拿鸡蛋去换,我又徘徊在考不考大学的十字路口。班主任贾老师说:“你就考师范院校,那里的助学金多,家里基本不用贴啥!”在贾老师的指引下,我考取了开封师院。真没想到,一个月的助学金加上生活补贴,一共是22元。就这样,让我轻轻松松、快快乐乐念完了四年大学。
大学毕业后,我认认真真地算了一笔帐: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学四年,我共享受国家助学金1812元。这四位数字,像刀刻斧凿那样印在我的脑海里。是毛主席、共产党用这一组闪光的数字,把我从一个放牛娃培养成一个大学毕业生。这种大恩大德,让我今生今世都不能忘怀,永远铭记在心。

我们全家农转非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祖国大地。同时,也吹到了我的心里。
1984年秋天,县委、县政府批准我全家五口人农转非。我拿着县公安局的准迁证,一口气跑到白鹤派出所,将妻子、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的户口一并迁出。
接着,择定吉日,将家里的粮食、家俱、蜂窝煤、白菜萝卜、扫地的小苕帚,还有两只呱呱叫的鸭子,都一齐装上了一辆大卡车。乡亲们都来送行,说不尽的千言万语。就在汽车发动时,妻子忽然叫停,她飞也似地跑回家里,抱来了父母亲的遗像。我说:“你这是干什么?”妻子嗔怪地说:“老爹老娘一辈子受苦,连县城都没去过。现在,咱全家都走了,还不叫老人跟着去享几天福!”
汽车隆隆开进县城。当时,我已从许昌师专调回县广播站。广播站是个小不点儿单位,七八个人十来条枪,站长叫谢遂群,是个复员军人,很会当站长。在广播站住房十分困难的情况下,还给我腾出楼上楼下两间房子,并把东北角上一个墙旮旯批准我养鸭。这一切,让我全家欣喜不尽,感激不尽。
然而,日子一长,矛盾就出来了,主要是经济困难,赤字突显。你想,我一个人挣工资,月工资60元,全家人均每人每月10元。没钱买菜,妻子就到菜市场去捡人家打下来的菜叶子。一次,她捡回一篮子的白菜邦子,我又在县委大食堂买了一斤大肉炼油剩下的渣子,两者在一块剁了剁,蒸了一笼大包子,10岁的小儿子一下吃了六个,吃得他闹肚子,一个星期都没能好好上学。
亲戚朋友们,看我日子过不上来,就合力为妻子招了个工。有人还抱歉地说,工种不好,是扫大街。妻子说:“扫大街怕啥,为城市美容,不丢人。”
妻子是认真的,扫大街,她果然扫出许多新名堂。她从一个普通队员,当上了卫生队长;她在县里当模范,还上市里当先进。一次,大会让她发言,她说:“在农村老家,我种地;农转非后,我在县城扫地,一辈子没离过黄土地。是这黄土地,把我这一生养育!”
有了妻子每月这40多元的收入,我家的日子好过多了。四个儿女,很快也就学业有成,并且分配了工作。他们有的在县内工作,有在市区就业,还有一个女儿跑到加拿大上班,在一家华人企业当了一名会计。
此时此刻,我也有两件喜事盈门。
第一件喜事:1985年5月5日,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一夜,我想了很多事,说了很多话,流了很多泪。
第二件喜事:1988年,县委县政府开科大选,我被任命为县委通讯组长,括号:正科级。
这两件喜事,我不知道怎样感谢党感谢政府对我的关爱,只有好好工作,创出一流成绩。
在10年多的时间里,我写新闻1000多篇。《星期天,我们去喝羊肉汤》,一篇散文树起铁谢羊肉汤这个名牌。《寸土不让》,发表于人民日报社《中国连环画》特作画9幅,在“正气篇”栏目中发表,发行22个国家和地区。《春风秋雨大杮树》,在《洛阳日报》发表,荣获全国党报文艺作品评比一等奖。《三上撅头山》,在《河南日报》发表,被评为全国好新闻。

赶上盛世享太平

党的十八大,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为两个百年目标而奋斗的中国梦。那时,我和老伴都年逾古稀。我们怎样为实现中国梦而奋斗?讨论的结果是:不能添一块砖,就添一片瓦;不能添一片瓦,就说一些正能量的话。
老伴的打算是:学画画,我的计划是:学写诗。共同用笔墨语言,歌颂党的英明领导,讴歌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
说干就马上行动。老伴上了两年孟津老年大学,果然学有成效。一次,她画了一张《大吉图》,参加县里美展。想不到半道上大公鸡展翅高飞,我都替她婉惜。老伴却说:“谁逮走咱的鸡,那是人家看得起,要能给人家打个鸣,那才叫好哩!”我呢,一边学《诗刊》,一边学写诗。五年,我出了两本诗集:一本是《邙山平仄》,一本是《诗意邙山》。
党的十九大,习近平总书记又提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我和老伴又作出新规划,她打算出一本百页画册,我计划写一本千首颂歌。老伴为了提高画技,每天晚上10点钟看中央电视台播出的“每日一画”。我为提高写作水平,上了为期五年的诗歌大学。几年下来,老伴已作画80余幅,正在赶制剩下的20来幅。我呢,已创作诗歌千余首,现在正做修改工作,“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我们俩决心为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献上一份厚礼!
回想这一段老年生活,我们老伴俩的共同感受是:过得有滋有味,活得诗情画意。
行文至此,言犹未尽。日前,县诗歌协会邀我写一首“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的诗,我考虑再三,只写了四句顺口溜,诗云:
我不会唱歌
也不会跳舞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
我只会蹦起来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