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从“汉子难”到“男子汉” 李国民

从“汉子难”到“男子汉” 李国民

发布时间:2019-09-04 17:17:13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553
分享到:
从“汉子难”到“男子汉”
李国民
     
   我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一个夲家哥的生活变化,记忆常常在拉长的时间轴上定格,每次都刻骨铭心,每次都感慨万千。
   我老家在孟津西北的农村。夲家哥有二男一女,上世纪七十年代曾在夲村小学任代课老师,其妻子靠几亩望天收的薄地,艰难的维持家老小的生计。
   当时,农村一度重男轻女,大女儿仅凭媒妁之言,草草嫁到七里外的小村。大儿子结婚后,轮小儿子找媳妇,家里便穷得咣咣响,一所老宅三孔窑两间坯房,连提几个对象,对方家长头摇得像拔浪鼓似的拒绝。眼看小儿子年令过景,要成令人疼心的剩男,他急得钻到被窝呜呜呜大哭,妻子像感染似的也大哭起来,甚至相视不语干坐到天亮。
   又过了半年,媒人总算物色到了一个口。夫妻俩仿佛在黑夜里看到了曙光,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经过好心的媒婆牵线搭桥,女方勉强同意到男方家相亲。眼看已至午饭时辰,夲家嫂子坐立不安,三五分钟往院里的东北角跑,原来是在等三只老母鸡下蛋没有。当时,家里只有几个鸡蛋,至少要给每人做一碗鸡蛋蒜面条,正在等蛋下锅呢。不赖,天无绝人之路,总算老天开眼,老母鸡也争气,好歹应付住了第一顿相亲饭,他俩高兴得喜极而泣。后来,这几只“功勋母鸡”逃脱了被宰卖的命运,一直到光彩的自然老死,老母鸡还享受了土葬的至高礼遇。
虽说这次相亲有惊无险的过关,但夫妻俩只是高兴了半截儿,因为小儿子还得入赘。他俩一咬牙还是接受了现实。
   如今,四十多年过去了,夲家哥已子孙滿堂,“吃、住、行、医、教、保”一个不少,生日宴、父亲节、外出旅游等欢乐时刻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全村人都见证了他从“汉子难”到“男子汉”的蝶变,他老俩已像候鸟一样老家、县城随心而居,过着捋着胡子喝蜜的神仙日子。搁置了近半个世纪的二胡,也被他当宝贝似的轻拂尘垢,擦得能照出人影儿,又迸发出厚重、欢快的新时代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