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除却巫山不是云 马秋章

除却巫山不是云 马秋章

发布时间:2019-08-01 09:04:17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402
分享到:
除却巫山不是云
——沉甸甸的往事

马秋章

    孟津,位于河南省西部黄河南岸,旧孟津(因县城西迁,以下简称孟津)曾是黄河下游的起始点。孟津作为黄河中下游的分界点由来已久,解放后一直见诸初中地理课本,时间长达半个多世纪,影响了几代人,凡是读过初中的人应该都记忆犹深。作为黄河中下游的分界点,它不仅是一个重要的地理座标,而且也同小浪底一样都是对外宣传孟津的一张名片。
    孟津作为黄河中下的游分界点的理由是科学的、确凿的、充足的。
    划分河流上中下游分界点的依据主要是河流的水文要素和河床特征,其中最重要的是水文,当然地质地貌等也是参考因素。黄河从源头到内蒙古自治区托克托县河口镇为上游,从河口镇至孟津为中游,孟津东至入海口为下游。                          
    黄河中下游的分界点之所以在孟津是和中国的地势相关的。大家知道,中国地势总体是西高东低,呈阶梯状分布,有三级阶梯、两条分界线,其中二、三级分界大致是沿大兴安岭一太行山一巫山一雪峰山一线(孟津西部的小浪底正好位于这条线上),这条线是我国一条重要的地理分界线。此线以西属第二级阶梯,海拔平均1000米一2000米,分布着内蒙古高原、黄土高原和塔里木盆地等;以东是第三阶级梯,海拔大都在500米以下,地形主要是平原和丘陵。而孟津以西黄河中游段正好处在第二级阶梯上,两侧地貌多高原山地,主要有黄土高原、崤山和中条山,中段河流一直在峡谷中流动,河床窄,比降大,水流急,侵蚀力强,含沙量大。孟津以东进入第三级阶梯,河道变宽,水流变缓,泥沙开始沉积,两侧地貌多以平原为主,土地肥沃,人口稠密,城镇遍布,河宽桥长,常有水患,需要筑堤束水。总之,孟津以东地势由二级阶梯降落至笫三级阶梯,带来了黄河水文状况陡然的改变,自然风貌和人文景观也随着地势河流等的改变而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孟津东西两侧水文状况和河道特征的巨大差异决定了这里应是中下游的分界点,这也正是黄河下游点应该从孟津开始的最主要的地理依据。
    众所周知,湖北宜昌在长江三峡东出口处,是长江中上游的分界点,在那里建起了三峡大坝。黄河在中游段一直在峡谷中奔腾,河水搬运力强,富含水能,流经孟津小浪底——这个黃河中游河段最后一个峡谷,也建起了举世著名的小浪底水库和西霞院大坝。所以,从地理位置上看两地,河南的孟津正如湖北的宜昌,它们都处在二、三级阶梯分界处,都应该是河流的重要的分界点。自然何其神奇相似!可以说,这是孟津应该为黄河中下游分界点的最有力的佐证。
    孟津以东黄河水域物产的相似性也说明把这里作为黄河中下游的分界是科学的。孟津的黄河鲤鱼名扬天下,唐代大诗人李白曾有诗云:“黄河三尺鲤,本在孟津居。”其实,我国从北边的黑龙江到南国的珠江都有鲤鱼分布,只不过黄河下游是主产区,而且孟津最知名,金鱗赤尾,梭大硕肥,好看好吃,郑州的荥阳、新乡的长垣,以及山东的东明等地都产鲤鱼,品质也好,也都很有名。这些地方之所以都盛产鲤鱼,是因为黄河到孟津以后,下游河道变宽,流速变缓,泥沙开始沉积,无机盐和饵料多,这些条件便于鱼类产卵繁殖和发育生长。由此看来,孟津和荥阳等地鱼类的相似性不正是黄河下游两地水文状况相同的反映吗?既然水文状况相同,那下游的起点就应该是在这里。
    追溯历史,我们也能从中发现孟津作为黄河中下游分界点的合理性。据考证,公元前1045年腊月,武王伐纣,渡河之处即为孟津,之所以选在孟津,应该说也和这里地貌水文有关。这里河床虽宽,但流速缓慢,时令正值严冬,处在黄河枯水期,相对来说水流窄而且浅,也可能会出现封冻,而对岸为平原,又便于人马登岸。因此,天时地利决定了武王伐纣选择在孟津渡河的科学性和正确性。武王人马渡河成功,奠定了此后牧野之战伐纣胜利的基础。
    自古以来,孟津都是黄河上的一个重要渡口、洛阳北边的门户,是行人往来洛阳和山西的重要通道;明清时期,还是晋商南茶北运的茶道。时至今日,孟津在现代化交通中依然发挥着重要作用,境内光是黄河上就有小浪底、西霞院两座大坝,207国道、二广高速、洛吉快道、小浪底四座公路桥,焦枝复线两座铁路桥。孟津县境内大桥的密度之大并不多见。由此可见,孟津是处在黄河的一个既独特又关键的点上,地理位置优越,得天独厚,无可替代。
    综上所述,无论是水文特征还是自然景观,无论遵从现实还是佐证历史,孟津作为黃河中下游分界点证据充分,符合科学,并且早已为世人所公认,在国内外享有很高的知名度。但是,从2013年起,初中地理课本第三册上的“旧孟津”三个字被“桃花峪”三个字取代。那么“桃花峪”作为黄河下游的起始点是否比孟津更为合适呢?对此,作为一个从事地理教学工作三十多年的教师,想借此机会谈谈我个人的一些看法。
    一、桃花峪东西两侧黄河的水文状况基本相同。前边说过,桃花峪西至孟津,东到入海口,河床都在地势第三级阶梯上,河流水文状况基本相同,都是水流缓、河道宽、泥沙沉积、盛产鲤鱼,河道两侧地貌均以平原为主,人文状况也没有大的差异,都是南北交通要道,河面上都有长桥飞架。既然东西两侧水文状况相同,无大的变化,为什么下游起点要从这里开始?
    二、桃化峪以东河段再无支流汇入,这确实是事实,但这不能成为划分中下游的理由。譬如,长江湖口以东下游地区就有黄浦江汇入,这不正好说明把河流无支流汇入确定为下游的标准难以成立吗?如果真要持此观点,把无支流汇入作为下游的条件,那么黄浦江入长江河口以东才是长江下游,长江下游不足10千米,那划分下游还有什么意义?由此看来,以无支流汇入作为判定下游的标准从而得出“桃花峪”是下游起始点的提法是站不住脚的。
    三、桃花峪东西河床差异大,以东形成地上河,两岸筑起了大堤,但因河水高悬,易形成水患。这里始终是两岸人民的一块心病,也是河南省历任领导肩上沉重的责任。上游小浪底水库建成后,对下游的防洪起了重要作用。但是,小浪底水库蓄水能力总是有限,下游河段(特别是这一段地上河)是每年汛期人们都高度重视严加防范的地区,给人感觉特别重要。即便如此,这仍然不能作为划分黄河中下游分界点的理由。前边说过,它的东西两段同在第三级阶梯上,水文状况相同,不符合划分标准,要说特殊,它应该算是地上河的起点,绝不应该是下游的起点。因为黄河地上河是人为束水后才形成的,如果按黄河地上河起点来划分下游,难道说在地上河形成以前黄河就无下游? 
    四、桃花峪位于荥阳广武镇。这里按水文地理流域划分原则上应属淮河流域,降雨后,该地区地面径流最终汇入淮河。那么要用处于淮河流域的一个地方作为划分黄河中下游的分界地,似乎也不太合适。
    综合以上各方面事实,我们可以说,桃花峪东西两侧自然人文状况无明显变化,水文情况基本相同,把“桃花峪”作为黄河中下游的分界点,理由是牵强的,也是难以令人信服的。退一步说,桃花峪以东应该是黄河防汛最重要的河段,桃花峪,充其量是黄河下游地上河的起点。
    如果有兴趣,条件又允许,最好能沿黄河实地考察一下,你会发现孟津以西黄河中游、以东黄河下游的地势、地貌、河流、土壤、植被、动物以及人文地理状况截然不同,而桃花峪的东边和西边地区的上述情况则基本相同。按照归纳相同性、区别差异性的原则划分区域,桃花峪东西两侧地区相同性多,差异性少,故不适合、也不能作为黄河中下游的分界点,反到是孟津更为适合。徒步考察过黄河的第一人杨联康,1981年7月2日从源头起徒步考察黄河,历经315天,也认为孟津作为下游的起点更为合适。人民教育出版社地理编辑室主任高俊昌说,黄河中下游分界地为旧孟津的说法是几十年来一直沿用的观点,每次在审定教材时,都未曾提出过疑议。
    教材编订需要与时俱进,有时要修正错误的说法,或删去落后的内容,甚至变更教材体系都可以理解。但是,牵涉到理科中的有些传统的知识内容更动时,是不是要更为慎重一些?!
    这里有必要提的是,2000年,郑州荥阳桃花峪竖立起了一座"黄河中下游分界线纪念碑",高21米,作为纪念碑,够高了。要知道那时初中地理课本上的中下游界线还是旧孟津,为了不与课本撞车,立碑者用了“纪念碑"三个字也算准确,因为纪念碑毕竟是表示在纪念过去。时隔10年,2010年9月,孟津在207国道黄河桥南端西侧岸边,历时六个月建成了"黄河中下游分界线标志塔",塔高54.64米,寓意黄河长5464千米,高大雄伟,名副其实。然而,时隔三年后的2013年,初中地理课本用“桃花峪"取得了“旧孟津",“桃花峪"变成了现实的分界点,孟津却成了分界点的纪念地,两地建筑都与自身宣示的内容不相符合。
    孟津作为为黄河中下游的分界点,早已写到了地理课本中,记载于国家地理档案的史册里,永远地保留在了人们的记忆深处。今天,小浪底大坝如一条巨龙橫卧在黄河孟津一个峡谷的出口处,黄河中下游分界点标志塔依然静静地矗立在孟津黄河桥头西边,它们都是这段历史史实的见证者和实物佐证。有理由相信,在中华民族的的历史长河中,孟津这段光辉历史将与小浪底大坝一样永世长存。
    黄河中下游分界点的被改变不能不说是孟津人的遗憾。但是仔细想想,孟津所处的优越的地理位置并未改变,南北,它仍然是重要的渡口和交通要道,未来的呼南高铁在此通过已成定局;东西,它仍然是黄河的重要河段,每年小浪底水库的控水调沙仍然会受到世人的关注,小浪底水库所在位置及其对下游的作用和影响,也仍然是中学地理课本中重点阐述的内容;再者,改名时并未带走孟津境内一草一木,并未从实质上改变孟津多少。也正因如此,中学地理课本有关内容虽然已变更六年,许多人还不知晓。兴废变迁,历史常见,但是,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由衷地希望此次改变会激励孟津更加快速地发展,真诚期盼孟津人民的未来会更加灿烂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