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三大生日歌声起 谢玉民

三大生日歌声起 谢玉民

发布时间:2019-07-24 11:54:16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535
分享到:
三大生日歌声起
谢玉民
   三大随儿子在国外住了半年后,再也不去“受洋症”了。终日与满院花草为伴,生活倒也逍遥自在,可每逢生日就想儿孙。
   今年农历五月初六是三大70岁生日。此前,我在“谢家亲人群”发微信,想为三大庆贺生日。
   初五上午,我回老家准备,下午,大弟全家从兰州回来,接着,二弟带着一家人驾“红旗”从北京回来。初六上午,小妹驾“雪佛兰”带着一家人从南京回来。我儿子和闺女也带着全家人分别从西安和北京自驾回来。五个初次见面的孙辈很快成了好朋友,象五只蝴蝶在院子追来逐去嘻闹玩耍。姑姑和几家近亲也上门祝寿,满院欢声笑语很热闹。
   中午吃过“庆寿筵”,大家在院内座聊,话匣子象石榴花竞相绽放,相互问长问短话语不断。稍后,三大站立起来,两手示意大家暂停说话,他放大嗓门说:感谢各位亲人,感谢各位侄、孙特地回来为我庆寿,才使咱一大家子老少得以团聚……三大话未说完,大姑牙缝跑风抢说:今儿,咱一家子聚得这样齐还是头一回。儿子又抢话:是三爷的生日好,要不是这,咱咋会团聚?!三大笑了笑关切地问他:明儿能不能回去跟上上班?并用眼神巡视各位远道回来的人。儿子回说:三爷放心!明天午饭后走,晚上就能到西安,后天才上班。女儿接着说,我打算明早吃罢早饭再走,高速路顺畅,松松和和回到北京。小妹说:我吃过早饭走,天黑前到南京也是松松的。大弟说:我从洛阳坐高铁,五个多小时就到兰州啦。亲友们七嘴八舌,都说现在交通方便,过去想都不敢想。三大说:过去真不敢想,1959年俺爹在栾川一个乡镇工作,每次回家,须摸黑跋涉山路四五十里,大清早赶到县城,坐在由大卡车改装成客车的木连椅上颠簸一天,半路在嵩县县城住一晚,再颠簸一天才到洛阳。然后,再在洛阳住一晚上,才能搭上每天一班通往孟津老城的公交车,下车后再步行二十里才能到家。栾川和孟津虽说都属洛阳地区,回趟家,行程差不多需三天。1979年俺在咱县城工作时,县城到老家是一条35公里弯弯曲曲、高低不平的土石路,骑自行车回趟家,身子骨就象散了架。1989年俺出差去兰州,整整坐了一天一夜火车。现在,不管是从南京、北京回家,还是从兰州、西安回家,千把里路,就象去邻村串亲戚一样。三大说完笑得合不住嘴。二姑正想接话茬,三大突然说:唉!唉!赶快打开电脑,同“楚楚”视频通话的时间到了。我打开房檐下早已摆好的电脑,堂弟楚楚立马映出荧屏。我问:楚楚,你看见满院子的亲人了吗?楚楚回答:看见了!看见了!我说:你想说啥就说吧。楚楚说:首先,我在加拿大温哥华祝爸爸生日快乐;其次,感谢这多亲人不辞辛劳为家父祝寿;第三,我赞颂祖国繁荣富强,是祖国交通便利,亲友们才能够时常欢聚一堂;此刻,我很想唱《歌唱祖国》这首歌,将她献给祖国、献给祖国的亲人。我说:这首歌大家都会唱,你领唱,咱全家一起唱好吧!
   五个孙辈听说要唱歌,争先恐后站立到凳子上。农家小院40多名老少合唱的歌,飞向院外,飘荡在村外的田野山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