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悠悠端午情 梅利霞

悠悠端午情 梅利霞

发布时间:2019-06-05 15:22:43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119
分享到:
悠悠端午情
梅利霞

    每年时临仲夏,父母亲都要选一个风清气朗的日子带我们回故乡去割野艾,还要带着我们去山中寻找香排草。
    “老家有点远,就在药店买点吧?”每当我们这样建议,父母亲总是不肯,“给孩子们做香袋不能怕麻烦,老家的地里长出来的才最好。”他们总是这样说。
    我知道这句话里,更多的是情怀。
    绵延孟津东西的邙山在县域最东端呈弯弓状温情一揽,揽出一个历史悠久、民情淳朴的村落——扣马。我童年时光快乐的音符里,其中就有一个端午节。
    村里有个卫生所,一到阴历四月半,每天下了学,我们总要拐进它小小的院落里逗留一番,因为这个时候的卫生所少了些针药的冷峻气息,多了些清雅的淡香。时值准备麦收季节,村人忙,仅有的一名村医也忙起来。每天清晨,树鸟还没醒呢,他就要进山了。谷中山艾草茂密成片,割得一捆来,放在院落的荫凉处等风干。香排草却难找,他常常要找寻许久,觅得数棵回来,同样放置小院等风干。村医总要在端午的头一天把艾草和香排草揉碎了,放在圆的竹器里。在家乡,无论农活再忙,端午节缝香袋的习俗是不能免了的。村人逶迤而来,带着一边不缝的小布囊,村医微笑着站在屋沿下,看村人把艾草和香排草装进去缝了,五颜六色的小布袋倾刻间香气扑鼻。
    有村人感于村医的辛苦,总要在中午包粽子时多出一份来,派胸前挂着香袋的孩子送过去。村医是外村人,也不推辞,接过粽子,摘下香袋,提着五色线,放在鼻子下闻,然后再笑咪咪挂到孩子脖子上去。
    故乡端午节的午后,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候。吃了粽子,我们就三五成群跟着大人到山谷里去。大人们忙着挖车前草,割野艾,我们就钻进绿草丛里捉迷藏。等大人们的呼唤一声声响起来,我们才满身青草味道跑出来。路上总要一个问题又一个问题地问:“为什么端午节要采车前草?”“为什么非要响午来采?”“为什么要把野艾捆了挂在门上?”每年都是一样的答复:“采药是端午的节俗呀!”年长后,我的孩子也问过我同样的问题,我用《岁时广记》卷二十二“采杂药”引《荆楚岁时记》里的一句“五月五日,竞采杂药,可治百病”为她做了解释:“端午,时在仲夏,万物生长,其势盛极,是草药生长旺盛之时。午日午时阳气旺盛,是草木一年中药性最强的一天,所以民俗里有在这一天采草药的习惯。”
    除了采草药,端午节还有一个我们极想干,却又极害怕的事,就是跟着淘气的哥哥去河滩里捉蛤蟆。“时清日复长”的夏季,我们时常不肯午睡,总想跑出去疯玩儿,大人们是不允许的,我们便常常在窑洞的凉爽里天马行空地窃窃私语。端午节这天就不同了,家家的孩子都可以撒了欢儿地到黄河滩去玩儿,但要捉几只蛤蟆回来。女孩子们是不敢的,就围着身手敏捷的男孩看热闹。山上邙岭的人也要在端午节这天成群结队的到我们这里来捉蛤蟆,那时,心里还有丝丝因资源丰富而生发的自豪感呢!捉了的蛤蟆,要装在笼子里,提着回家去,大人们往蛤蟆口中塞了墨锭,悬挂起来晾干,做成蛤蟆锭。小时候,或许是不注意卫生的缘故,身上总要出些毒疮之类的,也不用吃药,把蛤蟆沫涂在脓疮上,没几日,就好了。
    繁星满天的夜里,皂角树下的我们不似往日喧闹,当屈原的名字从邻家爱讲故事的爷爷嘴里出来,中国浪漫主义文学的奠基人和端午节后悲愤的汨罗江就永远留在了少年的记忆里。
    村医总是在故事讲完的时候,从他的小院落里出来:“来来来,孩子们,排好队啊,这一年平平安安啊!”我们就一个个规规矩矩等他在额头上写“王”字,大人们说,用村医的雄黄酒涂抹额头,就能驱避毒虫了。
    碧艾香蒲处处忙。谁家儿共女,庆端阳。又是一年端午时,又要闻到家乡艾草的清香了,那纯朴的村医,可还记得,那些被他采来的香排草染香的岁月?可会知道,流淌在我心中的文字里,盛放着温暖而真挚的情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