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铭 记 韩月萍

铭 记 韩月萍

发布时间:2019-06-05 15:21:21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182
分享到:
铭    记

韩月萍

    我的母亲幼年父母早亡,叔父和婶母将她视为己出,疼爱有加,使她得以在虽贫穷却温暖的家庭中成长,并幸运地走出家门,进入学堂,接受了那个年代难得的初中文化教育,成为同龄人中的高学历,姐妹们中的文化人。五十年代,母亲积极投身新中国建设潮流中,先是在孟津县农机厂办公室工作,后合并到孟津县第三机械厂工作。1962年企业减员,支援农业生产,母亲顾大局,识大体,无条件服从,回到土地贫瘠,经济困难,自然条件差的农村务农,从此重复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轨迹,直至体力不支的老年。
    母亲一生勤劳节俭,吃苦耐劳。在家挑水做饭、洗刷种菜、养鸡喂猪,家务活样样精通。无论寒冬酷暑,在外同男劳力一样从事繁重的田间劳作,为了多挣工分,天蒙蒙亮,自带干粮,拉着架子车去凤凰山拉红石,送到黄河边筑堤修坝;寒冷的冬季,同壮劳力一道,穿着胶鞋,去黄河渠清淤挖泥;生活上用不富裕的细粮参杂粗粮,搭配应季的野菜,做出可口的饭菜,满足成长期子女的胃口需要;夜晚灯下熬夜纺花织布、做鞋缝衣,监督我们学习;用粗糙的双手把我们打扮的干干净净,让子女精精神神体面站在人前。她用心血和汗水换来三个子女的衣食无忧,她的爱似阳光洒满儿女成长的道路。
    母亲一生深明事理,宽厚实在,邻里有口皆碑,她曾在生产队做过记工员;被群众推选为组保管员。她记性好,账头清,处事公平,责任心强,维护集体利益,爱护公共财产。生产组保管员一直干到1983年农村土地改革分田到户。
    母亲一生尊老爱幼,身体力行。她细致入微的伺奉长辈,每逢佳节第一碗饭总是要隔街迈巷端给奶奶吃,平时有好吃的也总是第一时间给奶奶先送;她精心抚养儿女,悉心教育子孙后代努力学习,读书上进,与人为善,做对社会有用的人;她不知道什么是启蒙教育,却在我们幼年的心田种下许多美好理想的种子;她不明白什么是赏识教育,记忆中从来没有体罚和责骂过我们,更多的是言传身教。2008年,我还在基层乡镇工作,难得过星期天。5月11日是母亲节,我头天就把父母接到县城家里,母亲节当天上午带父母去“东方照相馆”拍了一张“我们仨”的合影。准备午餐时,母亲在我身旁,一边帮我捡菜、准备餐具,一边絮絮叨叨说些听过N遍的话题,她认为有必要告诉我的家常理短,街坊邻居家的趣事喜事。很快,一桌丰盛的饭菜摆上桌,家人共同举杯祝愿父母健康长寿、笑口常开。母亲说:“知道你们工作忙,干工作要尽心尽力,把公家事干好,有空回老家看看,或者打个电话就行,不用刻意给俺们过这节那节;只有你们都好好的,我比啥都高兴。”5月12日是周一,我上班把父母带到白鹤镇大姨家,准备下午下班再把父母送回会盟老家去。中午14:28分发生了震惊世界的汶川大地震......。在紧随其后的“献爱心捐款活动”中,母亲特意打电话督促我和先生积极捐款,并自豪的告诉我,她在我们村带头捐款了。
     那一天永留我心间,这一张照片成为永恒纪念。
     母亲是一个普通的农民,是一个平凡无奇的人,她却从平淡的生活中诠释出人生的真谛。勤劳朴实是她的人格秉性,与世无争是她的人生境界,知足常乐是她的生活态度,乐善好施是她的品行准则。
    没有母亲的“母亲节”只有对母亲无尽的追忆和思念。母亲从空间上离开了,她却一直在我心里,她仍在不断地给我以力量与指导,她慈祥的面孔镌刻在后代记忆深处;她无私的爱滋润着儿女的心灵;她的精神不老,品德永存。
    母亲我想你!母亲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