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田路弯弯 朱号斌

田路弯弯 朱号斌

发布时间:2019-06-05 15:18:52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114
分享到:
田路弯弯

                                                                                                                              朱号斌  

    村子中间有一条通向田间的小路。小路曲曲弯弯,犹如一条土蛇缠绕在岭南岭北。小路两边是连绵起伏的农田,一块块一层层,重重叠叠交织在一起。
    一阵阵急促的钟声过后,小路上便有了晃动的身影。近了才看清一个个花花绿绿的姑娘和小媳妇,还有一些穿土布棉衣的男人们,或单挑或双抬着粪筐,正沿着这条小路往田里运农家肥。汗珠子从脸颊上滚落下来,他们干脆就把粪筐放在地上小憩。也有的哼一段小曲儿,或劳动号子,甩开胳膊走一段路程,然后将筐子放在地上,一边擦着汗水,一边扮着鬼脸儿。那身上的衣服分明也破旧了许多:黑色中不免也有些淡白。甚或肩膀上露出几个洞来。可他们脸上总是挂着笑。有小叔子遇上嫂子的,相互间便打情骂俏,扁担也在肩膀上闪动着。脚下的小路被踩得清新了许多。。一阵清风吹来,小路便起了些灰尘。那灰尘飘飘洒洒落在小路旁,或落在田间地头。
    下雨了,灰濛濛的细雨把小路洒得湿漉漉的。又是几遍钟声、几声吆喝之后,小路上也还有了先前的热闹。可泥泞的小路仿佛故意要和人们开一次玩笑:哪个一不小心,便把他的鞋子扯下来。猛然间一脚迈出去,落在湿巴巴的土地上,脚上瞬间沾满了泥巴。于是,有人开了腔:“小路该修修了。修得能过架子车,用车子拉粪该多好。”又于是,人们开始修整这条小路。扩宽、垫石子。小路终于有了新的容颜。
    阳光也洒在这宽阔了许多的田间小路上。人们三三两两拉的拉、推的推。还有的架子车前边套上了牛或驴。那人的脸上更是喜形于色。迎着朝阳,甩几声响鞭,或放开喉咙吆喝几声。也或有的小牛犊和拉着套的妈妈并行,间或在两边的田地里撒几个欢。这时,牛妈妈便停下来,望着小牛的方向“哞哞”两声,呼唤自己的孩子。那小路,似乎也兴奋了许多,满身满身的车印子,仿佛也透露出它内心的喜悦。
    雨,又一场夏天的暴雨无所顾忌地来了,它无情地冲刷着小路。原来平坦的路面,被冲刷得坑坑凹凹。那坑凹仿佛是小路难以愈合的伤口,看一眼就会让人心疼不异。又于是“再修修这条路吧”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修得能过拖拉机就行。用拖拉机耕地才美哩!”说话时,那人的眼睛眯着,嘴角也微微翘起,似乎在品味从未有过的甘甜。
    没过多久,这条弯弯的田间道路上,开始有了推土机的身影。“嘟嘟”冒着黑烟,没几天工夫,这条田间弯弯曲曲的路便如公路般出现在人们面前。从此以后,田野里拖拉机来来往往,麦收时,大收割机开过来,人们拿着袋子坐在树荫下,嘻嘻哈哈笑着,单等着将自家麦子装进口袋里。
    春来了,花开了,春雨也来了。飘飘洒洒的春雨滋润着一草一木。那天,一个千年未有的喜讯传来:政府要给咱这条弯弯的田间土路打成水泥路了。一声呼唤,惊飞树上小鸟,钻入人们心田。不几日,这条田间路上,再次有了新的人影。“打水泥路了,铺沥青路了!”们人为之惊呼,为之感叹……
    田路弯弯,如银蛇,似玉带,从古老的村中间蜿蜒而上。田里的禾苗,喝饱了水也打起精神,去迎接这崭新生活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