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拾菜 马灿章

拾菜 马灿章

发布时间:2019-04-10 14:21:48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261
分享到:

拾菜
马灿章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国家开始实行粮食统购统销政策,粮食紧缺。为了节约粮食,又要吃饱肚子,只有多吃菜。我们家在洛阳城东北方向的现孟津县平乐镇马村,离洛阳约九公里,紧靠邙山,属丘陵地区,地下水位深,没有水浇地,基本上是靠天吃饭,几乎没有人种菜。没有种菜,又要多吃菜,怎么办?!除了吃点野菜和红薯叶子外,大部分缺口还是靠拾菜去解决。
    所谓拾菜就是到种菜区,将人家扔掉的不要的菜叶子,挑一挑,拣一拣,拿回家吃。下园和塔湾紧靠洛阳城,是供洛阳城蔬菜的两个较大的蔬菜种植区,离我们村子大约也在九公里左右的距离,当年拾菜就是到下园和塔湾去。
    拾菜中比较容易且有大宗收获的是莲花白叶子。莲花白即甘蓝,洛阳当时都叫它作洋白菜。一颗莲花白,外部是一层层叶子,最中间是一疙瘩又白又嫩的瓷丁丁的芯子。菜农把芯子拿去卖,把外边叶子都扔了,我们就从扔掉的叶子中拣一些好的拿回家吃。外边的叶子颜色深,有筋,粗糙,越靠里面,叶子颜色越浅越白越嫰。有时,偶而还有意外的惊喜。有时候菜农会把白白的芯子遗忘而扔掉。我们一发现,如获至宝,赶紧装好,并偷偷地藏起來。回到家还把这意外收获复述一边,家里人听了,也都感到高兴。
    莲花白芯不苦,但叶子有种苦味。大家自有办法,用开水一焯,就把苦味去掉了。妈妈就把拿回去的莲花白叶子一锅一锅地焯水,然后用绳结子把叶子一片一片地串起來,在院子里凉晒,晒好后贮藏起來,冬天吃,春天吃,本來很稀的汤面条,莲花白叶子一放,变成稠糊糊的面条了。
    在拾菜中,另一种让你一下暴有的品种是菠菜。春末,菠菜都长得高高的有杆子了,菜农们要把地腾出来种别的菜,于是菠菜要全部清理掉,这叫罢园。三毛钱一担,随便挑。好消息传来,我们几个人一伙,拿上扁担,拿上绳子,滿怀希望上路了。尽管年龄小,我们也尽力多装。装一会儿,挑一挑,试一试,直到挑不动了,这才算是极限。
    在拾菜的年代里,特别羨慕那些吃莲花白芯子的城里人。当时想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吃这样又白又嫩的芯子菜该多好啊!
    斗转星移,时代变迁。六十年后的今天,莲花白已成为普通而又普通的大路菜了。尽管物价不知上涨了多少倍,但大批莲花白上市后,一斤才一元钱。现在每年还都吃莲花白,去年和今年我们私家的小菜园里还都种些莲花白。但吃法与六十年前不同,是再配上点辣子、西红柿、豆芽子炒着吃。老婆炒菜时我在旁边看。炒菜前,她把外边的叶子一片片剥去,一遍遍清理,把它们扔到垃圾桶里。实际上她扔掉的一些叶子却和我们从前跑九公里拾回家的菜一样。我没有阻止她,只是静静地回忆着往事。我想起了两句诗:
    昔日王谢堂前燕;
    飞入寻常百姓家。
    六十年前的愿望终于实现了,不仅仅是莲花白,而且包括其它品种甚至高档一些的菜都可以成盘成盘地吃。更不必再去拾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