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今生无悔 焦景周

今生无悔 焦景周

发布时间:2019-04-04 08:36:26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81
分享到:

今生无悔

——焦建甫《无法忘却的岁月》序言

 焦景周

 

    一片湛蓝色的晴空,一团白色的云朵,一架凌厉的战机斜刺云天,下方则是起伏的山川和朦胧的叠影,边角则是一群老式军装的军人,他们高举步枪振臂欢呼,能使人联想到某个战斗的捷报或某次胜利的欢呼。这是一本书的封面,内容应该与军人和战机有关,作者也应该是当兵的或者当过兵,应该是空军。

    如果您没有读过这本书,可能会做这样的猜测。

    我读了这本书稿,也见过“四封”小样,更认识作者焦建甫。

    不消说建甫这个人我熟悉,他的写作情况也不陌生,自打上世纪七十年代从部队退伍后,他一直就是我们老家村里的笔杆子,曾做过“大队秘书”,不断在报纸和电台发表文章,特别是二零一六年至一七年,他和同村在京军旅作家吉炳德先生、孟津县作协主席梅利霞女士共同主编出版了《扣马》一书,也收录其本人不少作品,共计收录的八十余篇现代作者作品中,仅署有“焦建甫”名字的就多达二十篇,尽管有些篇幅短小,数量却占了鳌头。建甫本来就会写报道,这本《扣马》出来后,他的知名度更高了,因为《扣马》史上没有,且内容丰富,底蕴厚重,贯通今古,特别是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也是从本村走出去的吉炳轩先生亲题了书名,且有大作收录其中,更显书之珍贵。依我对建甫所看,他以前所写作的稿子包括《扣马》里所发之作,还都是一个积累过程,到今天这本《无法忘却的岁月》,洋洋洒洒多少万字,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不能不让人为之刮目。

    因为这本书写的是军人,写的是军旅生涯。

    也因为我也是军人出身,有着比他更久的军旅生涯。

    然而我是陆军他却是空军,空降兵,属于稀有兵种,陌生而又神秘。

    虽军种兵种有别,专业技术不一样,可军队的使命却是一样的,军人的作风和养成,包括部队条令条例和一日生活制度都是一样的,由此《无法忘却的岁月》引发了我的阅读欲望,书中的人物和故事也引起我强烈的情感共鸣。

    这是一部传记体具有回忆录性质的作品,自作者一九七二年底穿上军装到一九七七年三月告别军营共计四年多的当兵历程,那时空军战士的服役期是三年,而陆军则是两年,焦建甫超期服役一年,应该说当兵时间不短,比我们陆军战士要长的多。截止现在,他脱去戎装离开军营也已四十二年了,可谓岁月匆匆,当年的“兵娃娃”如今早已是鬓发秋霜,成为了爷爷辈,然而作者可谓了得,凭着大脑的搜索,也借助其他战友的共同回忆,把那段飘逝的时光寻找回来,使之还原了历史,十分的不易和难得。正如书名所起,之所以“无法忘却”,是因为这段岁月太过珍贵,刻骨铭心,一生中不可多得,焦建甫才付出极大心血,倾尽情感所有,完成了这个夙愿。全书按照时间顺序共分为四大块,概述作为“引子”,笔墨不多,却掷地有声:“背上银伞,跨进机舱,空降战士斗志昂扬”、“朵朵银花空中开,声声军号震天响,杀敌的钢枪紧握在手,人民的嘱托牢记心上”……一九七二年底接到入伍通知书穿上新军装为引子,描写了一个农家子弟突然转变成人民子弟兵的喜悦心情,到一九七七年春天退伍回乡共跨了六个年头,作者按照编年史的写法来叙说,首先是“军营的呼唤”,接着是“难忘的新兵连训练”,“军人的霸气”,“经受了生与死的考验”,“见到了尊敬的黄妈妈”,“共和国的灾难”和“终生的留恋”共七个部分,加上前言和后记,构成了一部长篇画卷。

    如果说这本书文学性多么纯粹艺术上多么精湛我还不能这样恭维,可她却是作者亲身所历决无虚假虚构,她是真情实感的心血之作,以当年人民解放军空降兵那别样的生活讴歌了军旅,赞美了军人,满满的正能量,殷殷的战友情,让人体味、感悟和奋进。通读全书,可圈可点之处甚多,起码有以下可说:

    一是真实地再现了部队生活。特别是空降兵生活,别说是没有当过兵的老百姓,就连我这个有着近三十年军旅生涯的老兵也对其知之甚少。这是“一支具有特殊性质的战斗部队,负有特别的战斗任务,随时能飞,到处能降,降之能打,打之能胜的战略部队,具有空地一体,远程投送,纵深突击的作战能力,担负着处理突发紧急事件,能够克敌制胜的战斗部队。”由此可见,这样的部队在人民解放军诸兵种分量中举足轻重,加之全军只有两个师,可谓“稀贵”。能在这样的部队里服役,战士们自然感到自豪,战斗在这样一支光荣而又神秘的部队里,不用说是幸运的,尤其让人羡慕的是,这支部队还有一个别人没有的荣誉,就是:他是黄继光生前所在的部队!那就“含金量”更高了,黄继光,这可是中国人妇孺皆知的大英雄,了得呀,空15军45师也是名满天下,在这样的部队里当兵服役,谁能不热爱谁能不珍惜呢?!焦建甫写出了真实,写出了“这一本”,写出了豪迈,唱出了心声。

    二是浓郁的军人情结。建甫现在也已是六十开外的老人了,四年的军中岁月虽然只占据了他很短的人生历程,但精神比重和感情比重远超过了其他,浓烈的军人情操一直伴随着他,致使难以淡化难以磨灭,要不然,他怎么能无休无止地思军营,想战友,小聚会,多寻访,煞费苦心地著书立说呢。

    三是作者有着惊人的记忆力。真是不敢相信,六旬老者竟能把近半个世纪之前所发生的事情,事件,人物,人名甚至是某时某地在某种场合下说的话及环境和细节记下来,且并非天天记日记,也没有多少资料。我想不外乎两种原因:一是记忆力本来就好,二是环境和生活太过独特,太过揪心,因此刻骨铭心,永志不忘,这大概就是焦建甫“无法忘却”的缘由了。

    末了,我想借用太平天国将领杨秀清激励军人的几句诗作为序尾,以与建甫老侄子共勉:
    出仗临阵须踊跃,同心合力灭妖精。
    自古怕死就会死,几多贪生不得生。
    诛妖上天是好事,永远荣光传子孙。

    聊以为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