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高尚者 焦景周

高尚者 焦景周

发布时间:2019-03-13 14:33:20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58
分享到:

高尚者
——朱占波印象记
焦景周


  
   认识朱占波先生也算偶然。
   那是二零一八年十月的孟津县城万豪酒店,在我师孙顺通先生八十寿庆结束时遇上的一个年轻人,四十来岁,白净大眼,一脸笑容。陪同我的李孝斌老师热情介绍:“景周哥,这是占波,朱占波,万豪酒店朱总!”,然后又把我介绍给了这位年轻人。我颇感诧异,不由再次领略一眼这座富丽堂皇的宴会大厅和大厅四壁那铺天盖地文化味浓烈的书画世界,不敢相信这位衣着朴实的小伙子就是这家大酒店的主人。当时却没有更多的言语,只是礼貌性地与他握了手,然后就匆匆离开了。不想缘分所至,命中所有,朱占波就此进入了我的朋友圈,及至成为文学的知音、人生的挚友。
   也因了书之缘。不久我又从郑州回长华,专程看望身染重疴的邢振尧老同学,午餐就在万豪酒店里,张罗人和饭桌主持人自然也是朱占波。可奇怪的是,吃着吃着却少了一个人,朱老板不知啥时候不见了。大家的目光便四下搜寻起来,原来他竟躲在一个僻静处,正如饥似渴地读着一本书。还以为是什么宝书呢,一看粉红色的封面我笑了,原来竟是鄙人的小说《野牡丹》,他上午刚刚在邢老师工作室拿到的。我说《野牡丹》写的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故事,渲染了不少贫困和苦难,他却说正是那个岁月感染了他,不屈和抗争打动了他。他喜欢路遥,《平凡的世界》看过两遍,一直奉为经典,是因为书中的主人公影响了他,与孙少平相似的经历引起了情感共鸣。原来他自己的身世也很悲惨,一岁时父母双亡,爹和娘竟殁于严重缺氧的红薯窖中。在那个艰难的岁月里,他是跟着爷爷长大的,还有两个年幼的哥哥和十来岁的小叔、小姑都需要抚养,可见爷爷责任有多大、肩上的担子有多重,可以想象爷爷当年的辛酸和不易!文学人常说“贫穷和苦难是作家的财富”,其实这笔财富不只是属于作家的,也应该属于所有成名成家和成功者,自然也应该属于朱占波的。如果他没有儿时的凄惨和不幸,没有饥饿、寒冷、痛苦、挣扎和熬煎,没有足以强大的情感力、爆发力和坚韧力,他是不能把一个企业做大做强的,遇到大风大浪、大起大落时也是难以抵御的。在此前后,我的战友、《解放军报》资深记者张向持先生的长篇报告文学《根基——西姜寨现象启示录》正好出版,他写了开封市两位区、乡党委书记,一个身患肝硬化、一个胸内安支架,都是在“半条命”的情况下,如何带领老百姓脱贫致富,改变一方面貌,最终使西姜寨变成“全国最美乡村”的感人故事。我读后煞是感慨,推荐给不少人,恰在这个时期认识了嗜书如命的朱占波,他以最快的速度看了一遍,张口就向我求书十本,并通过我向著作人张向持先生转去购书款780元,这些书都逐一送给了孟津县的领导们。占波的良苦用心我是心知肚明的,“一片激情燃烧的土地,一方激情燃烧的百姓,一支激情燃烧的队伍,一汪唇齿相依的情怀”,如此充满正能量的佳作,哪个读者不想看看,哪位领导不想先“读”为快呢?!试想,朱占波如果不是个读书人,不是一个共产党员,想不到他足下的土地和这片土地上的父老乡亲们,他能产生出这个想法吗?能做出这个看似微小却又意义不小的荐书之举吗?
   朱占波的成功还不在于他拥有一座效益可观的大酒店,也不在于他手里挣了多少钱以及头上那道“政协委员”的光环,我更看重他这个“最美洛阳人”和“孟津县道德模范”的光荣称号,戴在占波头上可谓名至实归。其实,他做的这些事情,他行的这些善举,谁都可以想到但并非谁都可以做到:到医院去看望熟悉的病人,却一并救济素不相识的临床,而且出手就是一千元;流浪女流落街头,夫妻俩竟把她认领回家,供吃供喝供穿戴,妻子李雪霞一年之内竟为她买了五身新衣裳;七旬老人无依靠,逢年过节必送慰问品,米面油钱样样不缺。还有笔者亲身所历、亲眼所见,城关镇马步社区诊所中医王大夫双目失明行医不易,占波遂悄悄给王大夫的床上压下二百元以示敬重,笔者开始以为他是代人付费,后来才知此乃义举;朱占波和苏铁桥的故事更为感人,苏铁桥白鹤村民一个,其兄弟四人两人有病一人出走,铁桥扛起了这个家,悉心照料两个哥哥二十八年,他自己直到四十七岁还没有结婚,从而被评为“中国好人”。然而好人遇好人,苏铁桥有幸遇上了朱占波,朱占波就把苏铁桥招进自己的万豪酒店里,并和妻子想法解决了苏铁桥的婚姻大事与住房问题,从而演绎出一段令人称颂的温情佳话来。
   何谓高尚,这就是高尚!
   何谓境界,这就是境界!
   现代社会,缺少的就是这种高尚,需要的就是这种境界。
   人们常说,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必有一个优秀的女人。或云,每一个成功人士的背后都有一些默默付出的人。前句预言说的是成功男人,后句推断不分性别,总结出一个“定理”,讲的都是“果”和“因”,规律论,同样应在了朱占波和夫人李雪霞身上。李雪霞是一个什么样的妻子,她是如何支持丈夫朱占波成就事业、关爱社会的呢?我们不妨听听朱占波的心声:“她用勤劳和善良,不但把自己家的日子过的红红火火,还帮助丈夫家、娘家两个大家庭实现了振兴和富强。难能可贵的是,她还力所能及的帮助一些陌生的孤儿、困难群众,让他们也过上了幸福生活。”二十多年前,占波的大哥要结婚没房子,兄弟三人想法盖,刚刚过门的雪霞不仅为其做饭,还要和泥、搬砖,当小工。盖房子钱不够,还差购置材料款七八百,难坏了兄弟仨,还是雪霞解了难,她跑回娘家借来一千元;大哥房子建好后,二哥建猪场又遇钱“窟窿”,这次一千打不住,又是雪霞当“救兵”,百生法挪来两万块,养猪场如期建成;几年后,二哥又要开发房地产,这次缺口大,需要四十万,全家人的眼睛又盯住了雪霞,这是个大数目,借着可不是说话哩。没办法,再难也得借,对于一个过门不久的小媳妇,可得要鼓起多大的勇气呀!为了这个大家庭,雪霞硬是把这个艰巨的任务完成了,四十万如期借回来,二哥的事业由此风生水起。她对待自己的家人掏心掏肺,而对待外人甚至陌生人也同样大方舍得、爱心有加:员工苏铁桥的婚事她一手操办;认养失去父母的谢寒冰姐弟;陕西女人赵钰慕名千里来托孤;孟津县“好媳妇”榜上有名……她和丈夫占波一起被评为全县“爱心人士”,其事迹见诸于《人民日报》。
   如此说来,成功的朱占波背后站着的岂止是一个优秀女子?李雪霞也同样是一个成功者,她背后也同样站着一个优秀的男人,他(她)二人互为前后,砥砺而行,演奏出一曲大美的伉俪交响曲。
   爱因斯坦曾经说过,人生价值,应该看他贡献什么,而不是得到什么;孔子有云,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之恶;李成用赋诗,好事尽从难处得,少年无向易中取;毛主席对好人好事也有论述,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这些语言都是经典,足以惊世醒人。朱占波和其妻子李雪霞倾其所爱,付给了一方土地,付给了这个社会,他俩都是好人、都很高尚,真可谓“夫唱妇随”,高尚“到家”了,因此我动笔、我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