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伏羲画卦地之真伪辩 孙顺通

伏羲画卦地之真伪辩 孙顺通

发布时间:2019-03-07 08:49:57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2764
分享到:

伏羲画卦地之真伪辩

孙顺通

 

   关于伏羲画卦之所在地,自古迄今就有许多不同的说法。太平盛世的今天,更是众说纷纭:什么伏羲画卦在天水啊,伏羲画卦在淮阳,伏羲画卦在山东,伏羲画卦在山西,伏羲画卦在河北,伏羲画卦在济源,伏羲画卦在焦作,伏羲画卦在巩义等等,不一而足。

   天水人根据《史记》记载“包牺氏生于成纪”之说,明代时就开始再那里建庙树碑。明正德11年(公元1516年),巡按御史冯时雄奏请“立伏羲庙于秦州”,距今已有500余年之久。天水伏羲庙是保存完整的明代建筑群,如今经过多次修葺扩建,建筑规模更加宏大,气势宏伟,巍然屹立于天水市西端。但是,长时间以来,天水伏羲庙却被天水师范占据着,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改革开放以后,2004年,天水市长亲自出面,为居住在伏羲庙里的天水师范学校拨款千万余元,要求天水师范学校限期搬离伏羲庙,又投资了可观的款项对伏羲庙进行了大规模的全面修整扩建,这样才使得伏羲庙有了今天的繁荣景象。趁江泽民总书记参观伏羲庙时,让其写下了“羲皇故里”四个字。同时,天水还有一座山被称作卦台山,便有人指说这就是伏羲画卦的地方。由于这里是伏羲的出生地,这个结论自然受到不少人的赞许。

   河南省淮阳县古时为陈地,他们则根据《史记》“伏羲都于陈”之语,很早的时候,在淮阳广辟土地,建立了上圆下方象征天圆地方的太昊陵。在庙的东南隅,有一八卦坛。于是也有人说这里是伏羲氏画卦的地方。每年二、三月时老百姓在那里举行盛大集会,会期一个月,四方香客前来焚香烧纸,顶礼膜拜这位造福于世的中华民族先祖伏羲氏,熙熙攘攘、接踵比肩,人员之多难以数计。由于这里是伏羲氏死葬的地方,于是,伏羲画卦在这里,好像这个结论也不算为过。

   河南省巩义市,则依据洛河、伊河交汇于那里,并从其在那里的洛口村进入黄河,在伊、洛水进入黄河时所形成的河水旋涡,认为当年伏羲氏是据此而画出八卦的,在黄河岸边不远处洛口村建立了伏羲台,并指认这就是伏羲氏画卦的地方,并且有文人墨客在《河南日报》发表了洋洋数千言的文章,言之凿凿地说明伏羲氏是在这里画卦的。

   因为《史记》中有伏羲氏“东封泰山”的说法,山东微县也在那里建起了伏羲墓,也称太昊陵。也称那里是伏羲画卦的地方。

   山东滕州市的两城乡以及济宁市的郭里镇都建立了伏羲庙。另外,山西长治市的长子县中漳的伏羲庙,河北新乐的伏羲庙,济源市王屋山的伏羲洞,焦作市的伏羲殿,巩义市的伏羲台,就连台湾也有一个伏羲庙、画卦台、伏羲洞什么的,当然这些都毫不奇怪,表明了人们对于自己先祖伏羲功德的认可和崇敬。

   我们姑且不说那些远离黄河的各地的伏羲庙、画卦台,伏羲画卦难以成立,因为那里远离黄河,伏羲氏难以涉足,与“河出图”的古训很难吻合。

   至于黄河岸边的伏羲庙、画卦台也是难以让人信服的。古人云:“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伏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那些地方的黄河旋涡,是难以称作为“鸟兽之文”的。

   况且伏羲氏出生的地点和埋葬的地方,也不能说这里就是伏羲氏画卦的地方。《史记》的《三皇本纪》中说道:“母曰华胥,履大人迹于雷泽,而生包牺氏于成纪。”另一本叫做《帝王词典》的书中说:伏羲“出陈仓,下肴坂,至于孟河之津。”

   有一些地方建立伏羲庙,是为了纪念这位有功于民的先祖,他们建立画卦台也不过是为了庙宇的建筑设施更加完备,便于人们祭祀而已。应该说这些也是完全无可厚非的事情。

   那么,值得探求的是:到底伏羲氏是在什么地方画出八卦的呢?

   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回答:孟津!

   孟津是一个古老而神奇的地方,如今已经发现有40多处裴李岗文化遗址、仰韶文化遗址以及龙山文化遗址,说明这里几千年以前,就是一个人们宜居的地方,遗址中发现的石器、灰土、谷物等,和伏羲那个时代的生产、生活情况基本吻合。

   西汉孔安国说:“龙马者,天地之精也。其为形也,马首而龙鳞,类骆有翼,蹈水不没。圣人在位,龙马出于孟河之中焉。”何谓孟河,孟河就是孟涂国的黄河段。而孟津就是古孟涂国的所在地。孟津在龙马负图寺附近还有一个行政村——孟河村,孟河村就是因为伏羲氏降龙马画八卦的历史真实而得名,同时也是人们为了纪念龙马负图这一重大历史现象而得名。它就在流经龙马负图寺的图河旁边。

   当年伏羲氏降龙马画八卦的历史真实,今天孟津县的许多村地名都可以作证。孟津当今许许多多的村地名都留下了伏羲氏降龙马画八卦的诸多痕迹。这些村地名也是纪念伏羲氏画八卦巨大功绩的最好方法。诸如卦沟村、负图村、古图村、马庄村、前马圈、后马圈、上河图村、下河图村、雷河村、孟河村以及七里八河等。在原孟津县城的西门上还曾经镶嵌着一块“望图”石匾。 这么多的村地名以及其他都与伏羲画卦相关的迹象,这绝不能说这是一件空穴来风的事情,它与伏羲画卦的地点密切相关。

   孟津有一条河流叫做图河。据孟津县易学研究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考察,发现图河是黄河的一条支流。它发源于孟津县城东南的邙山伯乐原诸坟岭,全长21.5公里,有支沟5条,毛沟83条,流域面积63.3平方公里。途径朝阳镇卦沟村,送庄镇负图村以及白鹤镇下河图村,会盟镇的上河图村、孟河村、马庄村、雷河村,在雷河村东北部逶迤流入黄河。这原本是一条无名河流,由于当年这里水草丰茂,伏羲氏部落便在此定居下来。他们借河捕捞,假地耕稼,渔猎种植,饲养畜禽,勤劳耕作,繁衍生息。一代又一代,终于感动上帝,赐降祥瑞。一头龙首马身,腋生双翼,身负图点的怪物。蹈波踏浪自滔滔黄河而来,伏羲就在这里降服了龙马。就是因为伏羲在这里降龙马画八卦,人们就将这条小河称之为图河。图河的下游有一个孟河村,孟河东边不远图河旁有一个马庄村,也叫做龙马献图庄,据传这里是当年伏羲拴马的地方。伏羲在这里发现了龙马身上的毛旋有序的排列着,而后到雷河的读书台画了八卦。马庄再东不远处(约不到1公里)就是图河流经的雷河村,也是伏羲画卦的地方——读书台。

   孟津朝阳镇、送庄镇、白鹤镇、会盟镇流传着许多关于伏羲降龙马画八卦的相关传说,比如:关于伏羲降龙马的传说,关于卦沟名来历的传说,关于七里八河的传说等等,一个个传说都十分逼真地述说了当年伏羲降龙马画八卦动人情节。这许多关于伏羲画卦优美的故事和传说,绝非是空穴来风。高尔基曾经说过:“神话乃是自然现象以及社会生活在艺术概括中的反映……正如古代第一批学会了骑马的人成了半人半马的神话的基础(见《苏联的文学》)一样。”这段话我们也可以理解为,在没有文字记载以前,神话和传说就是历史真实的翻版或者再现。

   位于孟津县会盟镇雷河村龙马负图寺内的读书台在图河的北岸,其面积大约仅有70平方米左右。有一本书叫做《太平御览》,其中卷九引《壬子年拾遗记》记载:“伏羲坐于方坛之上,听八风之气,乃画八卦。”这个方台,很有灵气,千百年来,不论黄河、图河如何暴涨,不管黄河、图河有多大的水量,读书台却从来也没有被淹没过。1942年天气一直阴雨,黄河发大水,图河暴涨,雷河以及附近村庄被淹没在一片汪洋之中,而龙马负图寺内的读书台却依然卓立,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

   孟津县的先民们为纪念伏羲氏的历史功绩,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在会盟镇雷河村读书台旁建立了龙马寺。晋永和四年(公元348年),著名僧人浮图澄在寺前建立了伏羲庙三楹,梁武帝以龙马寺名之。后历朝历代不断修建,不断更名,如伏羲庙、伏羲帝庙、龙马负图寺等。

   如今,龙马负图寺矗立在清静、圣洁的地方。巍巍寺前有林茂草丰的崇阿邙岭,后有日夜不息奔腾翻滚的黄河大川,置阡陌碧波荡漾之中,处钟灵毓秀之地,藏天地四方之灵气,融日月星辰之精华,东临八百诸侯会盟之处和千年古庙白云观,西望炎黄母族有蟜氏诞生地和2000年前多姿多奇的汉光武帝原陵。倘若登临邙山,俯瞰龙马负图寺,天地之正气,山川之秀丽,大河之壮美,一览无余,尽收眼底。龙马负图寺有图河环绕,杨柳轻拂,流连徜徉,如读诗画,驻足其中,似听清香。实为世界华人寻根问祖之圣地,乃易学博大精深之宝库,易理学士演易显能之场所,善男信女顶礼膜拜的最佳选择,庶民百姓休憩玩乐的绝好去处。因为这里是龙马献图之处所,是伏羲画卦之地方,是河洛文化之渊源,是中华易学之肇始地,是华夏文明之摇篮,也是中西文化最早的融合处,这里还有儒释道最为完美的结合。

   伏羲画八卦“一画开天”,结束了结绳记事的愚昧时代,创造了彪炳史册的历史功绩:造书契,定姓氏,教渔猎,置元日等,初现了最基本的文字,如此巨大的历史功绩,引起了帝王官宦、文人墨客、易理学士前来朝圣热。

   “黄帝轩辕东巡,省过河洛——河龙负图,出齿文象文以授命,龙鱼河图云:‘天授帝号,黄龙负图,鳞甲光耀,从河出。黄帝命侍臣,以写天下。’”(见《路史·野王符瑞图》)据载唐尧在河洛一带修坛时,曾经带领虞舜登临首阳山,取道河清(孟津)“至于日稷,荣光出河,龙马衔甲,赤字绿色,临坛吐图。”汉光武帝,以至于民国时期,蒋介石都曾光顾龙马负图寺。

   龙马负图寺的显赫地位,吸引着历朝历代的文人墨客,对于伏羲文化的青睐。他们在这里赋诗吟咏,宋代邵雍唱出了《乾坤吟》、《皇极经世一元吟》;朱熹写下了《伏羲先天图诗》、《河图赞》;胡煦留下了《先天八卦图》、《先天六十四卦图》;刘仕伟写了《河图八卦吟四章》;王铎多次游览龙马负图寺,写出了优美的散文《龙马记》;张汉在反复游历了龙马负图寺之后,吟咏出了《至日谒羲皇庙》惊世赫俗的诗句;还有邓锡礼、程颢、周敦颐、张载等文人墨客,都在这里留下了他们的墨宝、诗词、赋。洋洋洒洒,这里密布着浓郁的古代文化气息。

   晋梁武帝时,亲自将负图寺更名为龙马寺,并且亲自为其题写匾额。宋代王安石政治上失意时,也曾经来到龙马负图寺,写下了《观澜楼》一诗:“一望烟波溟,神龙远匿声,孤舟泛落日,理枻问蓬赢。”古代易学大师邵康节常常留恋龙马负图寺,甚至住在负图寺,总是数日不归,在寺内踱步吟咏道:“不逢圣人时,不见圣人面。圣人言可闻,圣人心可见。”这里有着多少文人志士留下的难以解开的心结。

   1932年2月19日,蒋介石偕同夫人宋美龄由吴敬恒、戴季陶、陈继成等陪同,游览了龙马负图寺。蒋介石听了当地人的介绍,参观碑碣时,他诵读道:“读无字书,忽想到羲皇以上;行负图里,恍若游太极之初。”他连声称赞说:“好!好!”之后他笑着说:“呵,河出图,洛出书原在这里。”兴致勃勃的蒋介石,对龙马负图寺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参观了龙马负图寺所有的大殿、碑碣以后,挥笔为龙马负图寺题写了楷书“河图洛书”四个大字,戴季陶也随之题写了“敬业乐群”,陈继成最后题写了“保我疆土” 。蒋介石临行前为龙马负图寺捐赠银洋1000元,戴季陶捐赠了银洋500元,表达了他们对于龙马负图寺的厚爱和器重。后来这些银洋,用来重新修建了龙马负图寺即将倒塌的山门。

   20世纪90年代,台湾中华孔孟学会会长、国民党元老陈立夫,在90多岁高龄的时候,为龙马负图寺题写了“龙马负图寺”的匾额和“易学研究”刊名:

   龙马负图寺扩建、重修后,中国著名历史学家、夏商周断代工程领导小组组长李学勤,会同北京大学的几位教授一起来到龙马负图寺参观、考察,当今国家易学大师、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易学研究会会长刘大钧以及全国易学研究会原会长、武汉大学教授唐明帮、全国政协委员、国家语言文字委员会副主任王钧等,都多次光顾这里,给孟津县的龙马负图寺以极高的评价。刘大钧将经过自己长时间认真核定的《周易》全文交付给孟津县,我们将其雕刻在将近百块的汉白玉之上,如今镶嵌在龙马负图寺的东厢房——三十六宫里的东墙上。这种巨型《周易》全文汉白玉石刻90余块,镶嵌在龙马负图寺的东厢房里。可谓全国罕有,是中国之最。

   世界各地的华侨、华人,名家、名人也成百上千地来到龙马负图寺寻根问祖:欧洲、东南亚等地的国际朋友也慕名前来参观;周围数百公里内虔诚的老百姓每逢初一、十五也聚集在这里焚香膜拜,敬奉我们的老祖宗伏羲氏,赞扬伏羲氏对于人类发展的丰功伟绩。一年四季,游人如织,络绎不绝。

   龙马负图寺内保存着历代极其具有价值的石碑、石刻不少碑碣,这些碑碣年代久远,难以考究。龙马负图寺内有两通高大、敦厚、古老、质朴的石碑,上书:“图河故道”和“龙马负图处”,书法苍劲而古拙,刀法朴实而敦厚,历经一千多年的风雨剥蚀,如今仍然屹立在那里,向人们诉说着历史的风云变化和孟津的古老与悠久。石刻“一画开天” 、“渊源”,向人们展示的不仅仅是它的古老,而且显示了那里是文明肇始的依据。

   碑碣价值连城,虽然已经风化剥落,但是,却以无言表达着龙马负图寺内的读书台,是伏羲画八卦的真实地址。

   综上所述,伏羲画卦在孟津,并非只是对于伏羲的认可和尊崇,更不是臆造妄说,而是尊重历史,尊重真实,是有其史籍和史实为根据的。其主要根据有五:

   一是史书《论语》记载:“龙马出于孟河”,《史记》中,司马迁说伏羲“母曰华胥,履大人迹于雷泽,而生包牺于成纪”。后包牺“出陈仓,下崤阪,至于孟河之津。”(见《史记》)

   二是孟津如今的许多村、地名都与伏羲画卦有关,这恐怕在全国也是绝无仅有的。诸如:雷河村、孟河村、龙马献图庄、前马圈、后马圈、上河图村、下河图村、卦沟村、负图村、古图村、图河、望图等,都雄辩地说明了伏羲画卦在孟津的历史真实。

   三是孟津雷河村早在晋代永和四年(公元348年)前,就有人在此建立了伏羲庙,并且那里有一座永不消失的画卦台。

   四是孟津这里有许多关于伏羲画卦优美的故事和传说。

   五是孟津有大量的裴李岗文化遗址、仰韶文化遗址和龙山文化遗址,这些遗址中,许多遗址中所显现出来的生产、生活情况,大致都和伏羲生活的年代相接近。

   这样,伏羲画卦的地点也就不言自明了。   

   孟津是中华文明的摇篮,河图是文明摇篮中光芒四射的一块瑰宝。原来屹立于洛阳的“根在河洛”纪念碑移到了孟津县的龙马负图寺内,龙马负图寺山门外的两边墙壁上,镌刻了王俊生老先生题写的八个雄浑大字“河图之源”、“人文之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