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孟津 » 孟津文学 » 中医有情起歌声 张志立

中医有情起歌声 张志立

发布时间:2020-06-17 10:10:11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375
分享到:
中医有情起歌声
张志立

   新冠肺炎疫情汹汹,看到中医又一次象勇士一样救民于水火,用惯有的自信和神奇奏响了一曲高亢的抗疫壮歌,不禁油然感动。
   这首歌曾经响彻我的童年,已经成为我人生底色厚重的一部分。对出生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居住在北邙山腹地闭塞、偏僻的小山村里的孩子来说,因为体弱多病而结缘中医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常给我瞧病的是驻在村头的一位老郎中,出身中医世家,悬壶济世几十年,在四里八村有“小华佗”的称誉。虽然老先生已过世多年,但他给人看病的情景至今仍然历历在目;诊所是由一间不起眼的土坯房改建而成,但在当时却是乡亲们心中的圣地;诊所里陈设简陋朴素,但整洁有序,走进诊所一股浓浓的草药味便会扑面而来,沁人心脾。桌子上整齐摆放着听诊器、压舌板、温度计和一摞摞发黄的《黄帝内经》、《金匮要略》等医书,给诊所平添了一种儒雅和温馨。把脉是老先生的拿手好戏,不管是手足无措的重症,还是哭闹不止的顽童,只要老先生并拢的食指和中指搭在手腕上,就像瞬间搭起了一座医患沟通的心桥,患者都会立即安静下来,而老先生则闭目倾听,那一刻天地寂寥,仿佛能听见诊所里所有人的心跳!然后是看舌像、观脸色、问病情,行云流水,游刃有余,一副洞察一切,成竹在胸的样子。老先生开药方的神态也颇有魅力,时而手抚额头沉思,像一位决胜千里的将军在运筹帷幄,时而俯身疾书,调兵遣将,如触天机,笔下波澜壮阔,黄芪、芒硝、石灰、蝎子,鲜活生猛,如坠石滚雷,刀枪剑戟,可以想象到病菌望风披靡、溃不成军的狼狈样;时而满眼春色、气定神闲,像一位作曲家敲击着铿锵悦耳的音符,甘草、大枣、桂枝、天麻,寻常的草木瓜果信手拈来,凑集为作曲家笔下的平平仄仄,抑扬顿挫、芳香迷离,变奏出一曲人与自然水乳交融的丰美和声。说来也神奇,每次有头疼脑热、腹泻痢疾的,只要喝了老先生开的汤药都会很快痊愈,以至于多年的邻居亲友们都说我是被老先生的中药“喂”长大的!老先生还擅长针灸,穴位找的准,力道拿捏的恰到好处,效果不同反响,价格又公道,一传十、十传百,前来看病的如影随形,一时间成为村子里的一道风景。时间久了,我和老先生也成为一对忘年交,最让人神往的是听老先生谈中医,虽然一向闲静少言,但侃起中医来,他却滔滔不绝,让人印象深刻。尽管凭我的年龄学识,从未弄懂阴阳五行、辩证施治、经络穴位等深奥的医理,但从老先生那里,我知道博大精深的中医其实是一首古代中国人谱写的一首中华民谣,经过神农氏尝百草发明中医,到皇帝岐伯惊天问答,再到扁鹊、华佗等一代代国医圣手的尝试探索,这首歌越来越雄浑,越来越高昂!从老先生那里听说了天人合一、万物皆可入药的道理,我还知道中医也是一首人类献给自然的颂歌,再重新打量门前亭亭如盖的皂角树,沟边荆棘密布的野山枣,田间葳蕤丛生的蒲公英……都会真切的感受到它们传递给我的善意和恩赐。是啊!草木皆有情,这些钟天地灵气,散发着神奇药性的花花草草栉风沐雨,饮风餐露,不仅用自己卑微的命运、柔弱的身躯扮靓了世界,还用自己的燃烧和死亡庇佑着人类,理应被温柔以待呵!
   现在想来,许许多多同龄人和我一样正是因为中医的佑护,才谱写出一曲曲蓬勃昂扬、净朗澄澈的生命欢歌。对出生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人来说,农村的医疗条件远非现在人能想象到,且不说治病保健了,单是防疫一项,离开了中医都是不可想象的。那时伴随着春暖花开、阳光明媚,往往还有可怕的瘟疫和季节性传染病:疟疾、脑膜炎、水痘、肺结核……像童话中的妖怪一样青面獠牙,“你方唱罢我登场”,一次次和生命的成长对决。政府、学校里开设专门的课程普及宣传,纷纷动员师生熬制草药汤来预防。于是在乡村郎中的指导下,老师们分头带着三五成群的学生㧟着篮子,拿着镰刀、手铲,纷纷走向田野,挖茅草根、摘山楂果、采蒲公英……。最后是集体喝汤药那温馨的场景至今仍定格在记忆中:夕阳西下、彩霞满天,空旷的操场中央几口大锅烧的正旺,白天采摘的中草药正在锅里波飞浪涌,老师们掌勺,小伙伴们有的在抱薪烧火,有的在观看嬉戏,好不热闹!该喝药了,孩子们一个个用小手捧着碗,跟着老师唱起了“社会主义好”,一时间那雄壮的旋律响彻云霄---那是发自内心的声音:生在有中医的国度,生在被人呵护的社会主义时代真好!
   中医这首独特的中国民歌,会永远传唱下去!
   是的,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