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厚重孟津 » 修史修志 » 细读墓志说谶语

细读墓志说谶语

发布时间:2019-05-31 17:03:32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445
分享到:
细读墓志说谶语 
——由隋《李吁墓志》说开去
  洛阳日报
隋《李吁墓志》拓本

□王化昆 文/图

自古而今,盗墓之风屡禁不止,古人曾用各种各样的防盗手段,包括诅咒盗墓者的谶语,试图让盗墓者望而却步,可谓费尽心机。隋《李吁墓志》1995年出土于洛阳市东吕庙村,墓志文与其他墓志无大区别,只是在文后有一行文字:“吾殡后三千年有崔胸显所破。”这正是一句谶语。

1 盗墓之风自古有

俗语有所谓三不道德:“挖人祖坟,敲寡妇门,骂哑巴人。”撇开后两个,且说第一个“挖人祖坟”之事,历来被世人认为是最不道德、最为恶毒,也最为人们所厌恶。因为中国人最讲究的是人死之后,能入土为安。但由于种种原因,自古及今,墓葬被挖之事屡屡发生。

除开报复,如伍子胥挖开楚王墓并鞭其尸体,隋朝末年杨玄感反叛后,其祖坟被挖,所有尸体被焚烧扬灰等,最多发生的挖墓,皆为利益驱使,如曹操、孙殿英等从古到今的大规模团体盗墓。

正因为如此,人人自危,最害怕这样倒霉的事发生在自家身上,所谓秦始皇陵墓中造水银河、曹操72疑冢、魏晋皇陵不树不封等措施,都是为此而作的防备。即便如此,盗墓的事依然屡屡发生。于是,用言辞激烈的诅咒之类的谶语来恐吓、告诫盗墓贼,让他们打开墓葬看到谶语后,好好重新安葬亡人,就成为唯一可行的心理安慰。

洛阳著名学者赵振华先生曾撰文《谈隋唐时期丧葬文化中的墓志谶言》,发表于《碑林集刊》,从学术角度对此现象进行了多方位探讨。

2 谶语内容各不同

目前所见墓志有谶语者并不多,数万方历代墓志,仅有极少数有谶语,其内容大致包括预测多少年后,墓葬被何人打开,或诅咒,或告诫等。有的言语激烈,如灭门、凶不出年等;有的言语平和,唯愿发墓者好好安葬死者;也有的没有诅咒语,只预测被盗时间。

近代安阳出土的北齐《元子邃墓志》(公元555年葬):“今葬后九百年,必为张僧达所开,开者即好还葬,必见大吉。”该墓志谶语只告诫盗墓者要好好安葬,并不带任何恶毒的诅咒。

2001年出土于洛阳市伊川县的唐《柳山涛墓志》(公元666年葬):“《易》占云,葬后一千三百年,乃为黄头所发,其所开发者,当更好埋藏之,若不好埋藏者,凶不出年。”

2002年出土于洛阳市孟津县的唐《刘君妻韩净识墓志》(公元670年葬):“九百年张僧达所发,发时更吉。若不闭藏,所发之人灭门。”

早年洛阳龙门出土的唐《郗瑞达墓志》(公元676年葬):“占曰:葬后一千五百年,有孙长寿发。若不掩藏,凶不出年。”孙长寿之名还出现在隋《徐之范墓志》谶语中,两方墓志下葬时间相隔90余年。可见,这类人名是随意编排的,应是那个时代习惯用名。

1986年河北出土的唐《郭祥墓志》(公元688年葬)墓志盖中心刻:“葬后四百年为奇黄头所发。”

1987年出土于山东省临沂县的唐《苏崇侠妻张氏墓志》(公元755年葬):“急急如律令:忽有程陆开此墓,必灭程氏。”

西安碑林博物馆藏的唐《郭远墓志》(公元799年葬):“筮得解卦:葬后三百年大富,孙位登刺史。”

3 预言时间多不合

前引《柳山涛墓志》,从埋葬到出土,时间相隔1335年,与谶语之“一千三百年”基本吻合。现已出土墓志中的谶语,能像《柳山涛墓志》比较符合者寥寥,有些预期则相差甚远。

《张茂墓志》预言与实际相差近400年。至于发墓者名字,恐不会叫吴奴子,因为这样的名字已非今人所喜用。

《刘君妻韩净识墓志》从埋葬到出土,相隔1332年,多于预言400余年。更为奇特的是,居然有被盗更吉的预言。

《王节墓志》预言与实际大约相差400年,《李宗墓志》相差500余年,《元子邃墓志》相差600年左右、《郭祥墓志》约相差900年、《张剑墓志》大约相差1100年,《李吁墓志》更是相差1600年以上,而且像“胸显”这样的名字,今人极少会用,因为它的谐音近乎“凶险”。

4 “语”不惊人死不休

目前所见带有谶语的墓志,以北齐《元子邃墓志》为最早,下至于金代,时间跨度相当大,而以隋唐居多。发现地域,涉及河南、山东、陕西、山西、河北等广大地区。唐宋以来的文献,对古代墓志谶语多有记载,其雷人程度,远非所见墓志实际情况所可比拟,可谓荒诞不经。

唐张读《宣室志》卷五载:“唐开元年间,江南发大水,溺水而死者千以数计,州郡官员上奏朝廷,玄宗令侍御史邬载前往巡视。邬载到江南后,忽见道旁有一古墓,水溃而墓穴显现,邬载怜之,命手下将棺椁迁至高处。打开墓穴,见一墓志,志文后有二十字曰:‘而后一千岁,此地化为泉,赖逢邬侍御,移我向高原。’邬载看后很惊奇,算算年代,正好是千年。”据现今所知,墓志较早出现在南北朝,距开元年千年前的战国时期哪来的墓志?《宣室志》所记颇可疑。

类似的记载还有《太平御览》五五九引《神怪志》:“王果经三峡,见石壁有一物,悬在空中像棺。派人放下,骸骨尚存。有铭曰:‘三百年后水,漂我至长江,即将坠毁时,遇见王果。’王果凄然说:‘数百年前已知有我。’遂改葬并祭奠而去。”《神怪志》本就是记载荒诞不经的故事的,连年代都没有,真实性不言而喻。

《太平广记》三九一引《史系》载:“北魏天赐年间,河东人张恩盗发汤冢,得墓志云:‘我死后二千年困于张恩,张恩得古钟磐,都投入河中。’”天赐年上溯2000年,更是到了公元前1600年,何来墓志?又引《朝野佥载》:“北魏高流之任徐州刺史,决开滹沱河,发现一古墓,墓志说:‘我死后三百年,背底生流泉,幸有高流之迁我上高原。’高流之办置棺椁衣物,为之改葬。”北魏之前300年也几乎没有墓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