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厚重孟津 » 修史修志 » 古代“夏至节” 洛阳有不少流传下来的习俗

古代“夏至节” 洛阳有不少流传下来的习俗

发布时间:2020-06-22 09:42:24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191
分享到:

古代“夏至节” 洛阳有不少流传下来的习俗(二十四节气与洛阳)

您当前的位置 : 洛阳网 > 新闻中心 > 洛阳 > 洛阳新闻  来源: 洛阳网-洛阳晚报 2020-06-22 08:33
核心提示:
 “吃了夏至面,一天短一线”“冬至饺子夏至面”……这些民间俗语,想必大家都不陌生,作为中国古老的节日之一,古代有“夏至节”。河洛地区是二十四节气的重要发源地和实践地,先贤周公通过“土圭测景”,找到了“天下之中”洛阳,同时还确定了夏至和冬至的时间。

“吃了夏至面,一天短一线”“冬至饺子夏至面”……这些民间俗语,想必大家都不陌生,作为中国古老的节日之一,古代有“夏至节”。河洛地区是二十四节气的重要发源地和实践地,先贤周公通过“土圭测景”,找到了“天下之中”洛阳,同时还确定了夏至和冬至的时间。

夏至在古代是节日,唐代要放假三天

夏至是被确立的第二个节气,第一个是冬至。周朝时,周公来到洛水之滨,使用“土圭测景”找到了“天下之中”洛阳,也在这里测定了日影最长的一天——冬至,日影最短的一天——夏至。闻一多先生在《端午考》中,曾对夏至有详细记录,称其在古代是一个节日,只是在端午节出现之后,夏至的很多活动都被移到了端午,夏至才从节日变成了节气。

夏至和冬至一样,在古代,这天是祭祀的日子,很受重视。《周礼·春官·神仕》中记载:“以冬日至致天神人鬼,以夏日至致地示物鬽(mèi)。”意思是在冬至那天招致天神和人鬼加以祭祀,在夏至那天招致地神和百物之神加以祭祀,以除去国家和民众的灾荒、瘟疫。《史记·封禅书》记载:“夏至日,祭地,皆用乐舞。”夏至正值夏收之际,皇家要举行“祭地”仪式,在民间夏至的活动之一是祭祖。《四民月令》“五月”条说,夏至的前一天,家里要“馔具、齐、扫”,待夏至清晨到来,向祖先贡献麦、鱼。另外,夏至和初伏祭祀用的春酒,是在正月酿造的,为了表示虔诚,家长要亲自参加酿造,可见人们对这个日子的重视。

受阴阳五行学说影响,秦汉人普遍认为,夏至是阴阳相争的日子,因此停止公事是汉代政府官员夏至的例行习俗。东汉时,当夏至来临,皇帝要在洛阳的御前殿上“合八能之士,陈八音,听乐均,度晷(guǐ)景,候钟律,权土炭,效阴阳”。此外,夏至这天还要禁止烧炭、冶炼等活动,直到立秋之后才开禁。

到了唐代,政府规定冬至休假7天,寒食与清明休假4天,夏至休假3天,足见对这个节气的重视。

“夏至三庚数头伏”,下个月入初伏

关于夏至的物候,《逸周书·时训解》记载:“夏至之日,鹿角解;又五日,蜩始鸣;又五日,半夏生。”这段话的意思是,古人认为到了夏至,阳气达到极致,而物极必反,阴气开始萌动,鹿角开始脱落,这就是“鹿角解”;“蜩”指的是蝉,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半夏”是一种生于夏至前后的中药材,因为此时夏天已过半,所以名曰“半夏”。老子曰“万物负阴而抱阳”,因为夏至已是阳极,背阴的湿地中反而有半夏等阴性植物开始萌发生长。

夏至时节,天气已经很热,我国农历中有一个计算三伏天的方法,叫“夏至三庚数头伏”,说的是从夏至开始算,第三个庚日便是头伏第一天。“庚日”是指古代的“干支纪日法”中带有“庚”字头的那一天。结合这个算法,今年的入伏时间为7月16日,入了伏就开始进入一年中最热的时节了。

尽管还没入伏,在夏至这天古人也要消夏避暑了。唐代小说集《酉阳杂俎》中提道:“夏至日,进扇及粉脂囊,皆有辞。”讲的就是妇女们在夏至这天互相赠送折扇、脂粉等物。在朝廷,夏至之后,皇家则拿出“冬藏夏用”的冰来“消夏避伏”,而且从周代始,历朝沿用,进而成为制度。

在我市栾川县的“农历二十四节令”中,就有夏至“送扇子(望夏)”习俗,指的是栾川人在夏至当天,嫁出去的女儿送扇子给父母,表示夏天到了,要双亲注意防暑。另外,当地在夏至前后还有包槲包、缝制香囊等习俗。

至亲手擀的夏至面,寄托着游子对家乡的思念

夏至,是很多农作物成熟的时节。正因为如此,自古以来在夏至才会庆祝丰收、祭祀先祖、祈祷来年消灾年丰,此时,新麦已收割,夏至吃面也有尝新的意思。

“吃了夏至面,一天短一线”,在北方,这天大部分地区要吃凉面条,俗称过水面,也有的地方吃热面条,俗称汤面。此举既可以尝新庆丰收,又可以讨一个长长久久的吉利,因此这个也成为民间普遍流传的习俗。

清朝人所作的《帝京岁时纪胜》中提到,在夏至这天“家家俱食冷淘面,即俗说过水面是也……”这种过水的凉面作为消暑食品的历史,至少可追溯到唐代。

不知道有多少人曾有这样的记忆:家人用新麦磨成喷香的面粉,然后擀成薄厚均匀的面皮,再切成粗细均匀的面条,煮熟后过一遍刚从井中取回来的沁人心脾的凉水,浇上鲜红的胡萝卜丝儿、嫩绿的黄瓜丝儿、雪白的蒜泥、黄澄澄的煎鸡蛋,再撒上焦香的芝麻盐儿,将银白透亮的面条搅拌均匀,在炎热的夏至吃上这样一碗妈妈或者奶奶、姥姥亲手擀的夏至面,这种味道会让人回味一生。

岁月从来不饶人,夏至冬至,年复一年,白昼拉长又变短。无论我们走到哪里,记忆深处那碗至亲手擀的夏至面,都寄托着游子对家乡深深的思念。(记者 李砺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