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厚重孟津 » 修史修志 » 花园古渡:静流无声小平津

花园古渡:静流无声小平津

发布时间:2020-06-10 18:40:41 来源:中国孟津网 点击:678
分享到:

花园古渡:静流无声小平津

您当前的位置 : 洛阳网 > 新闻中心 > 洛阳 > 经典洛阳 > 河洛广记  来源: 洛阳网-洛阳晚报 2020-06-09 09:25
核心提示:
 花园古渡位于孟津县会盟镇花园村北,黄河孟津段七古津中,小平津的位置就在这一带。

花园古渡的大致位置

有人说,如果黄河是一条巨龙,那么沿岸的古渡口就是龙身上的鳞片,多得谁也数不清。

确实,黄河洛阳段全长97公里,著名的古渡口就有十几个,如新安的西沃古渡、狂口古渡,孟津的铁谢古渡、花园古渡等。它们曾是黄河故事的讲述者,也是洛阳历史的一部分。

古渡险关今何在

花园古渡位于孟津县会盟镇花园村北,黄河孟津段七古津中,小平津的位置就在这一带。

“喧喧洛水滨,郁郁小平津。路傍桃李节,陌上采桑春……”在南朝人岑之敬的《洛阳道》一诗中,人们可以领略到小平津的风光之美。不过,更多时候,它的名字与战争连在一起,是各方争夺的战场。

比如东汉末年,黄巾起义爆发,为拱卫京师洛阳,大将军何进在这里设了小平津关,与孟津关一起守卫洛阳的北方门户。

后来,何进被宦官张让等人杀死,袁绍入宫为其复仇,杀死宦官2000余名。惊慌失措的张让劫持了少帝刘辩,连夜逃向小平津。追兵赶到后,张让无路可走,投河自尽,少帝刘辩被枭雄董卓迎回宫中。

当时,河南太守王匡屯泰山兵于黄河北岸,准备伺机除掉董卓。董卓得到消息后,在西边的平阴津(今白鹤镇鹤西村北)布下疑兵,暗中却派精锐之师从小平津渡河北上,绕到王匡军背后进行突袭,大破泰山兵。

长期以来,因黄河改道或战争破坏等,渡口的位置和名称并非一成不变。如历史上著名的富平津可能就是小平津,或者与小平津相距不远,就在今花园村及邻近的台荫村等一带。

台荫村南的“李密饮酒台”

台荫村在花园村西,北临黄河,因村南有“李密饮酒台”而得名。这是邙山上的一个高土台,相传隋朝末年,瓦岗军首领李密曾在这里活动。

今年74岁的朱宝玉说,他家就住在饮酒台下,“别看山不高,爬上去可挺费时间的”。

在朱宝玉的记忆中,过去的河道离村子更近,黄河涨水时,差不多能淹到村边,“现在河水小多了”。他说,以前台荫村的人要到黄河北岸去,都是从花园古渡坐船,有了黄河公路大桥后,渡口已被废弃40多年,基本找不到了。

杜预造桥富平津

西晋永嘉年间,匈奴人刘曜攻陷洛阳,晋怀帝司马炽被俘,史称永嘉之乱。当时,司徒傅祗(zhī)在河阴设行台,并屯兵于“盟津小城”,欲号令天下,匡复晋室。

据清代顾祖禹在《读史方舆纪要》中记载,傅祇屯兵处又称三渚,即“河中渚也”。

所谓“河中渚”,即黄河上的夹心滩。北魏郦道元在《水经注》中说:“河中渚上有河平侯祠,旁有二渚,又有陶渚,故曰三渚。”

陶渚,又称陶河,是富平津的所在地。《水经注》中称:“《晋阳秋》曰:杜预造河桥于富平津,所谓造舟为梁也。又谓之为陶河。魏尚书仆射(yè)杜畿(jī)以帝将幸许,试楼船,覆于陶河,谓此也。”

杜预是诗圣杜甫的十三世祖。他和祖父杜畿的故事,都被写进了陶河的历史。

杜畿是曹魏重臣,官至尚书仆射。魏文帝曹丕外出时,常令他留守京师洛阳。有一年,曹丕将幸许昌,杜畿奉命监造御楼船,却在陶河试船时突遭风浪,不幸遇难,时年62岁。曹丕为此悲恸不已,在诏书中说:“故尚书仆射杜畿于孟津试船,遂至覆没,忠之至也。”

祖父的遇难深深刺激了杜预。公元274年,他向晋武帝司马炎提出,“孟津渡险,有覆没之患,请建河桥于富平津”。晋武帝让文武百官商议此事,众人以没有先例为由,纷纷反对。杜预力排众议,命工匠“造舟为梁,连舟为桥”,成功建起了“构通南北,便输天下”的黄河浮桥,即富平津桥,又称河桥。

据《晋书》记载,桥成之日,朝野震动。在庆功会上,晋武帝举杯对杜预说:“非君,此桥不立也。”

后来,杜预造桥的创举激励了不少人。北魏时,太宗拓跋嗣欲渡黄河南下入洛,命于栗磾(dī)造浮桥于冶坂津(今吉利区白坡渡口)。造桥前,拓跋嗣问:“河可桥乎?”于栗磾答道:“杜预造桥,遗事可想。”

很快,他“编次大船,横船于冶坂津”,使魏军顺利渡河,攻克了金墉城和虎牢关。

河阳三城二三事

从北魏时期开始,孟津黄河两岸及中间沙洲上建起了河阳三城,作为洛阳的北方门户。

唐代杜佑在《通典》中说:“河阳县,古孟津,亦曰富平津,跨河有浮桥,即杜预所建。”今天,河阳三城早被河水冲毁,这里发生的故事却被史书记载了下来。

在《读史方舆纪要》中,顾祖禹称河阳三城为“天下之腰膂(lǚ),南北之噤喉”,并引《三城记》详述其地理位置:“河阳北城,南临大河,长桥架水,古称设险。南城三面临河,屹立水滨。中潬(tān,古同‘滩’)城表里二城,南北相望。黄河两派,贯于三城之间……”

唐玄宗天宝年间,安史之乱爆发。为阻止叛军渡河南下,唐将封常清、郭子仪等都曾断河阳桥,保卫东都洛阳。后来,李光弼因唐军兵力不足,遂放弃洛阳,屯兵河阳,对安禄山进行牵制。杜甫在《石壕吏》一诗中说:“老妪力虽衰,请从吏夜归。急应河阳役,犹得备晨炊。”可见当时战争的残酷程度。

因为河阳三城,历史上的孟津、吉利、孟州三地曾为一体,河阳县治也并不固定。宋代时,这里出了一位名叫李唐的画家,他擅画山水、人物等,对后世影响很大。对长期作为军事重镇的河阳三城来说,李唐的出现也为它平添了一抹亮色。

金代时,花园村曾是孟津县治及孟津渡的所在地。清嘉庆版《孟津县志》中记载:“孟津渡,在旧县东北,即小平津也。”不过,由于黄河改道,今天的花园村已南移至邙山脚下,老花园村所在的位置则成了一片河滩地,人们正忙着在那里收麦子。

傍晚时分,花园村北的黄河堤坝上凉风习习,落日在河面映出一片金黄。78岁的李标老人来散步乘凉,我问他还记不记得花园渡口的具体位置,他向北看看黄河,说:“就在这附近。”再看看南边的河滩地,他感慨道:“以前这里有城墙,有寨门,还有粮食坊什么的,我小时候常在这里玩耍,现在变化太大了。”

是啊!从刀光剑影到静流无声,花园古渡历尽沧桑,却变得越来越美了。(记者 张广英 实习生 何承忆 文/图)